第3章 异界初战

c_t;“前辈…您说的那间学院其实是怎样的存在啊?是魔法学院吗?”结束闭关之后,宇芯突然觉得这样赶路还蛮无聊的,于是找了这话题,顺便了解一下以后自己的学院……

“你问那么多干嘛,等你到达了之后,不就知道那是个怎么样的学院了……”男子随口回答。[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唔…毕竟是要去新的地方嘛,难免会有好奇心的啦,而且前辈是因为我对魔法元素的感应力强,才带我去那间学院学习魔法的吧?因此我在想是不是魔法学院?”宇芯分析道。

男子摇了摇头:“不,并不是魔法学院,在魔域大陆教导魔法是隶属魔法公会的事,在没有得到魔法公会的允许之下,是不能自行开办学院公开指导魔法的,只不过,公开虽然不能,但私底下指导魔法就没什么问题……”

“也就是说,前辈是想让院长先生私底下教我魔法,对吧?”宇芯有点明白了男子要表达的意思。

男子点了点头:“嗯,据我所知…我那晚辈的学院注重的是在文的指导,当然除了文,还包括了武的教育课程……”

“武的教育课程?意思就是教导战斗法吧?”宇芯轻皱着眉头,若有所思地问道。

男子点了点头,并苦口婆心地说道:“除了魔法以外,各种各样的战斗法门都可以在学院里学得到……小鬼,虽然你已经将剑意诀入门了,但是你却无法使用斗气将剑意诀的威力释放出来,所以到达学院之后,除了向院长学习魔法,你不妨多参与学院的战斗课程,那对你很有帮助!”

对此,宇芯也慎重地点了点头答应,这两年以来的相处,宇芯知道男子是真的对他好,所以男子对宇芯的苦口婆心,宇芯除了感动以外,还有深深的感恩。

穿过了大草原,宇芯和男子进入了无尽森林的延伸,一个刻意打造出来的官道。

到目前为止,宇芯几乎都是在修炼中度过,但自从练成剑意诀第一式以后,宇芯开始发现剑意诀再怎么样修炼,都无法突破进入第二式的境界。

“这应该就是人类常说的颈瓶吧?”宇芯这么想着。

正当宇芯想得入神的时候,一声呼喝将宇芯从思考中拉了回来……

“前面那两个,给本大爷站住!!”

宇芯好奇地抬头一看,乖乖不得了,又是来打劫的?

唉,这些年来,对于这种打劫事件宇芯早已经见怪不怪了,这世界还真的是世风日下,道德沦亡啊……

不过话说回来,这些沿路打劫的戏码,在魔域大陆基本上就是小事一件,没有真正的高手参与,这种小打小闹最多也只能算是一些无法正当工作的败类,所玩的家家酒罢了。

就算有高手在里面又怎样?宇芯一点也不担心,要知道在他旁边的可是一个真正的绝世强者啊!

凡是遇到这种状况,男子都会随手交给宇芯一把不知从哪捡来的破剑(应该是他从某个倒霉的盗贼团体捡来的吧?),交代他自己小心之后,就出去好好地和这些打劫的家伙亲热亲热了……

所以宇芯一点也不担心会有危险。

沿路打劫的混混们看到宇芯和男子一点反应也没有,那个带头的劫匪还以为这两人是被自己的气势给镇住了呢?

“难道我的气势已经并入了高手之列了?哼哼……我果然是有够伟大的啦!啊哈哈……”

某个不知脸皮厚的劫匪老大开始胡思乱想,甚至在这厚脸皮的劫匪老大眼中,这一大一小的猎物已经在那边偷偷发抖了……

“老、老大,你看到那个一头白发的女孩了吗?”突然,劫匪老大的一名手下,用一副色咪咪的眼神盯着宇芯问道。

见此,劫匪老大摇了摇头,有点恨铁不成钢地叹道:“我说……魏长青老弟,你怎么还是改不了你那恋童癖的习惯啊……?”

听到劫匪老大这么一说,这名叫魏长青的恶心男竟然边流着口水,边说道:“但是……这次的可是极品啊,孝涩大哥你看她那白嫩嫩的皮肤,还有那精致的脸蛋,想想把她压在胯下,那种感觉真的是……嘻嘻……”

看着以上的对话才知道,原来这家伙竟然把宇芯看成是女生了,其实这也不能怪这位魏长青先生,毕竟来自北方的宇芯,其样貌和本土的居民有很大的差别,再加上宇芯的外表,真的太像女生了……

“嘻嘻……说的也是,这次连我都有些动心了……嘻嘻……”孝涩老大望了一望不远处的宇芯并露出恶心的淫笑,要是让宇芯知道他们这群变态的脑海中,那一幅幅让人热血沸腾的画面,一定会狂吐三天三夜吧?

想想被这些样子和地球某神话里头的咸涩猪差不多样貌,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猪群们凌辱,光是那个画面,该不好三天前吃过的东西也都会吐出来……

“嘿!!识相的,赶紧把身上的财物拿出来!!还有那个白发的……对啦!就是你!还看什么看?这里还有其他白发的吗?你也给我留下!!”劫匪手下开始指手画脚的命令道,看那样子有多****,就有多****。

想到这群可怜的家伙待会被男子亲切地给以爱的教育,宇芯不经开始摇头,只不过这举动却被那些无耻的劫匪们误以为是害怕的动作了……

“小鬼……”男子开口说道。

宇芯脸带笑意,习惯地摊了摊手:“我知道了,前辈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是吗?看你这么有自信,那我就放心了……,来这个给你。”

宇芯习惯性地把男子递给他的破剑接了过来……,咦?不对!这把不象是以前那把破剑啊?

“前辈……这是……?”宇芯疑惑地问道。

男子平静地说道:“既然你都这么有自信了,那这场战斗就交给你吧。”

“什么!?前辈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宇芯开始有点慌了,要知道打从他来到这个世界以后,都还没真正尝试过和人战斗,人类对于初次面对的东西,通常都会有所恐惧,而宇芯也不例外……

就算他前世是ki王者也好,提起战斗也是程序与程序的对抗,以人类的话来说,就是脑力的比拼,和这种以生命形式真刀实枪的战斗,是完全不同的情况。

“我干嘛和你开完笑?而且人家也指明要你留下了,你就陪陪他们吧……”男子看着宇芯惊慌失措的样子,有些漫不经心地说道:“再说你连剑意诀都练成了,这点小事难不倒你吧?”

“呃…这到也是……”

面对男子的安排,宇芯能有什么办法?在逼于无奈的情况之下,宇芯只有乖乖地答应,而且男子说地也没错,自己已经领悟了剑道的真谛,这些小毛贼又有什么好怕的?所以宇芯在无奈回答的同时,也观察了一下手中的剑……柄?

“这…这是……?”宇芯轻轻地皱了皱眉头。

宇芯现在手上拿着的是一把比一般剑柄还要长的长柄剑,剑柄的长度大概有半只手臂长,其流线型的微弯弧度,再加上精致的刻纹和不知名的符文围绕着整把剑柄,整体感觉就象是一把精心炼制的艺术品,其中散发出来的银色光芒,一看就知道这把剑柄的来历不凡!!

只不过,不管这把剑柄有多么地精致,多么地超然,整把剑最主要的部分却不见了!也就是说这是一把没有剑刃的剑柄!开什么玩笑?没有剑刃的剑柄要来干嘛??

“去吧,让我看看你的修炼成果……”男子交给宇芯无刃剑柄之后,竟缓慢地走到一旁休息去了。

“……前辈你不是和我开玩笑吧?你要我用这把没有剑刃的剑去战斗?!”宇芯不敢相信且疑惑地问道。

男子没有回答,正当宇芯打算再继续追问的时候,劫匪们的老大-孝涩却不耐烦地叫道:“喂!!你们两个鬼鬼祟祟地在那边说什么?妈的,叫你们过来却不听是吧?很好!弟兄们!过去把他们给我抓回来!!”

“是!!!老大!!!”

众劫匪抄起家伙,凶神恶煞地往宇芯的方向冲去……呃,等等……凶神恶煞??可仔细一看,他们那色迷迷的眼睛,哪儿是凶神恶煞啊?说是一群色狼还差不多!

“该死reads;!!既然没有剑刃,那就当作是短棍来使用吧!反正对我来说,够长!”看着已经来到眼前的劫匪们,宇芯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让他和男子争辩了。

“哈哈!!抓到了!!!”

伴随着呐喊,眼看一名劫匪速度飞快地将他的咸猪手抓向宇芯的左肩,但经过重生心法改造过身体的宇芯,又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地被这名咸猪抓到呢?

只见宇芯轻轻地往左一转身,很轻易地就避开这咸猪手的袭击,与此同时,宇芯还绕到咸猪的身后,右手上的剑柄就在这时以行云流水之势,往咸猪的后猪颈猛敲!

不但如此,深知自己力量还不足的宇芯,一点也不敢逞强,并决定以速战速决的方式,主动地攻击眼前这群咸猪党。

在一击放倒第一名咸猪之后,宇芯顺势一个弹射就冲进这些咸猪们的猪群之中,不为别的,只为制造混乱!!

宇芯的身形娇小,没有什么力量,但他的优势就是灵活,速度快!

在宇芯混进咸猪群之后,少有咸猪能够捕抓得到他,甚至还出现自己人打自己人的情况,在这之中,偶尔能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以轻巧的姿态,攻击着混乱的咸猪群……

从表面上看起来,宇芯应付自如,但真正的情况却也是有苦自己知。

宇芯身体的力量毕竟太小了,基本上他的攻击对这些体形高大的劫匪们,也只能算是瘙痒的程度……甚至第一个被放倒的咸猪也只是摸了一摸后颈之后,就再一次加入捕抓宇芯的混战之中。

“混蛋!!你们手脚快一点!!难道连一个小鬼都搞不定吗!?”孝涩老大在外围观看的同时,不忘以他那难听的嗓门催促着。

“妈的,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的重生心法还停留在改造身体的初级阶段,不能源源不断地提供力量给我,再这样下去迟早会把我累死!”宇芯心里默默地盘算着。

的确,虽然重生心法被宇芯创造出来之后,就已经能够列入地球众多内功心法的顶级阶层,但有些内功就是这样,刚开始不能提供你任何战斗能量,可当你达到一定的修为之后,你所修炼的内功将会比那些绝顶内功还要厉害百倍,千倍……

而重生心法就是这种先苦后甜的绝顶内功!!

宇芯的攻击速度非常地快,但无法制服这些盗贼的话,再快也没有用!

就在宇芯烦恼该怎么办的同时,却没有注意到自己手上的剑柄正因为他一次又一次的攻击,慢慢地产生变化……

原有的刻纹、不知名的符文印记、剑柄原本应该是剑刃的部位,开始产生一道能量光华,而且在剑柄的内部,一股看不见的气息,一股需要修炼剑意诀才能感受到的意念体仿佛要冲出剑柄的封锁,让世人们都知道它的存在!!

“这、这是……?”宇芯开始注意到他手上的不同了。

剑柄的银色光华穿透了符文刻痕,并且越来越亮,而呆在一旁观战的男子,嘴角开始浮现笑容……

“看来你也开始承认他了吗……”男子看着宇芯手上的那剑柄轻声低喃着。

“这把剑难道是……”

突然,宇芯象是领悟到了什么?于是在一边闪躲劫匪们捕抓的同时,将自己的意识集中起来,然后剑柄象是感应到了宇芯的意念,并发出了轻轻地剑鸣声……

“就是它了!!”就在这个时候,宇芯捕抓到了那道感应!

同时刻宇芯的双眼爆出精光,终于将他耗费两年多所领悟的绝学施展出来了!!

“剑!意!诀!初式!!!”

随着宇芯的声音落下,手上的无刃剑柄突然爆发出一道剑意!

而这道剑意凝聚在剑柄的柄口处,“刷”的一声形成了一把肉眼看不见的剑刃!!

狂风突然吹起……象是感应到了这股绝世剑意!

此时无尽森林的树木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树叶更被带有剑意的狂风刮落,并顺着风势围绕在宇芯的周遭,象是臣子们面对国王似的讨好、朝拜!

云层飞速的飘动……象是害怕被这股纯粹的剑意波及,竟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远离了这片区域!

周遭等级较弱的小动物和魔影幻兽们……轻轻地屈起它们的膝盖,象是对这股精纯的剑意感到折服!

以意为剑!!以意为刃!!这就是宇芯花了两年半的时间,领悟出来的惊世绝学-剑.意.诀!!

此刻的混战,从宇芯启动剑意诀的那一刻开始,那代表胜利的天平正以飞快的速度往宇芯的方向倾斜而去。

“剑意诀!初式连斩!!”

宇芯以看似简单,但玄奥无比的身法避开四面八方的攻击,并挥舞着手上那把无刃之剑!虽然在这过程中宇芯的速度并不快,但却让人无法捉摸……

空中不断飞舞的鲜血,这幅原本让人不敢目睹的画面,却因为战场中的那白色身影,而产生一幕凄美的错觉。

就好像一个白色精灵,在一片片的血花之中飞舞……

不带任何杀气,甚至一丝丝的能量波动都没有,只有简单地挥动手中的无刃之剑,以及肉眼可见的轻巧身法,就象是在舞台上表演的舞者,轻轻地舞动他的英姿,给与舞台下的观众们最高的视觉享受……

看似简单的挥舞,其中却蕴含了剑意诀的精妙奥义!!

一闪!二闪!!五闪!!!十闪!!!!

看不见的剑刃从各种不同的角度、破绽挥舞斩击着,完美地诠释一剑斩一人的奥义!整个过程简直就是所向披靡!!剑意无穷!!!

没有超绝的速度,没有惊人的力量,更没有任何杀人时应该有的杀气,有的只是最纯粹的剑意!!

“这、这是怎么回事……?”

在外围观战的劫匪老大-孝涩彻底地震惊了!

他瞪大自己的双眼,看着自己的弟兄们一个接一个地倒下,战场上传来的呻吟声,空气中飘来的血腥味……让孝涩的脑海感到一片混乱……

这到底是什么剑法?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变态的存在??这小鬼到底是什么人???

无数的疑问充斥着孝涩的脑袋,他不明白眼前这白发少女究竟是以什么武技放到了他的手下。

莫名的恐惧袭击着孝涩的胸口,原本在他眼中的那小小的白色身影,突然象是洪荒凶兽般站在他的面前,让人感到恐惧!!绝望!!!

握在那名少女手上的明明就是一把小棍子,最多也只是造型精致了点,怎么会突然变得好像利剑一样,如此轻易地斩杀他的弟兄们!?

等等!斩杀!?啊!不行!!不能再让她继续斩杀下去了!!!

想到这里,已经彻底绝望地孝涩以他生平中最大的声音大喊!!!

“住、住手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