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云梦精矿

c_t;很快地,巴鲁克就驱着马车回到矮人工作坊,一路上马车中隐隐约约散发的酒气早已引得众矮人的围观,这些嗜酒如命的矮人鼻子可灵了,而且巴鲁克为了得到那颗矿石,不惜花费大量金钱买了颇为有名的成年美酒-〔网魂化心〕。(

据说这网魂化心酒是以77种珍贵药材,配合各种奇珍异果炼制而成,是一种极为容易喝上瘾的成年美酒,好酒之人的至爱,以这酒来和矮人交易,简直就是最佳的选择。

红千金看到马车外的那些矮人们,不由得笑道:“巴鲁克哥哥,你看这些矮人一副眼馋的模样,看来待会儿哥哥的交易应该不是问题了。”

巴鲁克难得笑了一笑:“有了这网魂化心,我就不信那老家伙不将那颗矿石交易给我!”

就这样,两人就随着一群护卫来到了那所谓〔老家伙〕的工作坊,巴鲁克指示那群护卫看守马车,然后就带着红千金走进老矮人的店铺。

“老家伙,我又回来了,这回我带了你要的东西,过来交易吧!”巴鲁克也不婆妈,直接进入正题。

此时,店铺里的老矮人则睡眼惺忪地看了看巴鲁克一眼,然后说道:“小伙子,今天不做生意,你回去吧……”

巴鲁克皱了皱眉头,上午来的时候这老家伙还好好地,怎么现在态度这么冷淡了?

虽然心中感到奇怪,但他依然沈着气,耐心地说道:“老头,我只想要那颗〔云梦精矿〕,只要你将它交易给我,我立刻离开!”

“云梦精矿?”老矮人愣了一愣,然后突然失笑道:“小娃,你来迟了一步,云梦精矿被人交易走了。”

“什么!!?”

巴鲁克有些不敢相信老矮人的话,要知道这云梦精矿可是他找了很久的东西,虽然云梦精矿并不是什么超级矿石,但它的珍贵之处却是在它的特殊性。

如果在锻造兵器的过程中,加入少许的云梦精矿,锻造出来的兵器将会继承云梦精矿的特性,而这个特性就是自主恢复和任意变换形态!

什么是自主恢复呢?以地球的说法来看,云梦精矿就和记忆金属一样,会自动修复受损的部位,如果当初长孙神无锻造天剑的时候,加入云梦精矿,那么天剑就不需要重新锻造,而自己恢复损坏了。

至于任意变换形态,其意思就是能变幻各种不同的兵器形态,只不过这个功能并不是绝对的,因为这关乎到锻造师傅的手艺,所谓的变换形态是必须在锻造时添加的程序。

我们都知道,当一件兵器锻造出来了之后,就必须淬火定型兵器的形态,最后兵器就算是完成了,但如果想要变换形态的话,这道程序是不够的,当兵器定型后,锻造师还要再次将兵器回炉重新熔炼,将兵器锻造成另一副形态,这样的兵器才有变换形态的功能。

也就是说,回炉重炼的次数越多,兵器的变化就越多,但这说得倒是简单,做就非常困难了。

要知道回炉重炼是必须承担兵器崩溃的风险的,回炉的次数越多,崩坏的几率就越大,所以这就很考锻造师傅的功力了。

这样奇特的矿石,巴鲁克自然眼馋得紧,可没想到他才一转身回来,那颗精矿就被人交易去了,这叫他怎么接受得了呢?

然而,巴鲁克看老矮人的姿态却又不像说谎,于是他只有抱着一点希望问道:“老头,难道你没有第二颗云梦精矿了吗?”

老矮人翻了翻白眼,嘀咕道:“你以为这种精矿这么好找?还第二颗咧…做梦去吧!”

巴鲁克听到老矮人这么说不经怒由心起,可当他要爆发的时候,一旁的红千金却问道:“老人家,请问那颗矿石究竟是什么人交易走了呢?”

巴鲁克听到红千金这么一问,不由得暗赞了一声,的确,如果这儿没有云梦精矿,自己发火也没什么用,不如打听买主的信息,自己再和那个买主交易不是更好?而且自己还是剑皇艾萨斯里克的弟子,想必那个人也不敢不给自己一个面子吧?

巴鲁克越想越有道理,于是一脸期待地看着老矮人,然而老矮人却说道:“你们是笨蛋吗?老头我只负责交易,而不是打探情报,怎么可能知道买主是谁?”

听到老矮人这么说,巴鲁克也失望起来,正如老矮人所说的,他只负责做生意,没理由打听顾客是什么来历吧?

可正当巴鲁克要离开的时候,老矮人却轻声自语道:“说来也奇怪,那孩子的发色还真是罕见,雪白色的头发?难道是什么特殊民族么?”

以巴鲁克的能力,自然很容易就听到老矮人在说些什么,这让他顿时喜上眉梢,当下命令外头的侍卫将马车上的酒搬进来,然后拱手对老矮人说道:“谢了,老头!”

也不知老矮人是不是睡着了,在他嘀咕一阵之后,巴鲁克就只听到老矮人发出阵阵的鼻鼾声,虽然矮人没有回应自己,但他也不介意,当下连忙派人去打听这附近拥有〔雪白色〕头发的人的情报了。

话说,老矮人的一个无心之过,却为那一位拥有〔白发〕的孩子带来不少的麻烦,这倒是老矮人没有预料到的。

在场的都不是简单的人物,一个是剑皇的弟子,一个是城主千金,很快就打听到白发少年的情报了。

“什么?你说那人的身旁跟着轩辕家护卫!?”

巴鲁克皱了皱眉头,如果对方没什么背景那是最好,可偏偏这人的后头顶着轩辕家的招牌,来头很大呢。

这时红千金也不经烦恼起来,她虽然刁蛮任性,但有些事情还是懂得轻重的:“巴鲁克哥哥,这下可不好办啊,轩辕家的人在烈阳城的势力是众所周知的,如果我们处理不好的话……”

红千金还没说完,巴鲁克就打断她的话说道:“哼reads;!就算是轩辕家又如何?我就不信他们不给艾萨斯里克老师一个面子,这轩辕家也不过是擅长炼制魔纹,有什么了不起的。”

巴鲁克是什么身份?在他眼中轩辕家也不过是一个依靠他老师保护的家族罢了,要知道,有国才有家,剑皇是国家的守护者,自然也是这些家族的守护神了,所以当他听到红千金说起轩辕家时的避忌,心中的傲气也不自觉地散发出来了。

红千金看着巴鲁克一脸不满的模样,也知道自己的担心已经间接地打击到巴鲁克的傲气,在他面前担心轩辕家的势力,岂不是贬低了剑皇的威信,这种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事,难怪巴鲁克不爽了,但红千金毕竟是烈阳城的人,所以她的担心并不是无的放矢。

于是红千金再一次开口劝道:“可是……”

巴鲁克挥了挥手打断红千金的话,说道:“别说了,走!我倒要看看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竟敢和我巴鲁克争我要的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