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一掌拍晕

50

李鱼把侦察营的马博宇的格斗说得一文不值,但一不小心就被侦察营的兵听见了,他顿时无比生气,冷着脸说同志话可不能乱说。

李鱼扭头一看,却是昨天交过手的战士。

看到对方,李鱼脸上的笑意越发浓了,心中的优越感越发浓烈,昨天他可是把对方虐得体无完肤的。

所以他笑了笑:“同志,我可没有乱说,我说的不过是事实。”

“你说的哪里是事实了,我们班长是出于大公无私、是出于大家一起进步的原因,这才无偿把那么珍贵的经验和技巧传授给你们的,可是你们不但不珍惜反而还口出狂言,同志,你必须为你刚才的话道歉,否则我告到你们大队长那里!”

李鱼平生最恨的就是告嘴了,此刻一听,脸色一沉:“喂,你怎么说话的!”

“我就这种说话,怎么的?你,必须,为你刚才的话,道歉!”

“道歉!”

“必须道歉!”

两个侦察营的下士站了出来,支援刚才的那个兵。

李鱼的火爆脾性一下就起来了,他把拳头一握,就想发飙。

这时,苏秦一把按在了他的肩膀上。

“别冲动!”

他先看了李鱼一眼。

随后用眼神道:“这件事交给我处理。”

之后,苏秦把李鱼往后一拉,推给了于牧,并且朝于牧使了一个眼色:“看好他!”

明白。

于牧点头,随后紧紧地抓住李鱼。

苏秦这才笑呵呵的走上前。

冲动是魔鬼!

所以不能打架!

至少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打架!

否则是要受处分的!

但很显然,这口气,要争!

连馒头都争一口气呢,何况是人?

刚才的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往小里说,这只不过是意气之争,是小孩子脾性、不成熟的标志,但如果往大里说,这却事关荣誉,是侦察大队更强还是集团军侦察营更强的标志!

别忘了,兵们是最在意孰强孰弱的!

兵们撒一泡尿都要分出一个高低!

所以这件事如果处理不好就会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因此苏秦亲自出面处理这件事。

他笑呵呵的对侦察营那个兵道:“同志,对不起,我们这位兄弟脾气有点臭,说话有点难听,说得不对的,请你原谅,我代表他向你道歉!”

哼!

那个兵把头扭向一边,骄傲的用鼻子哼了一声。

他的两个同伴也把胸膛挺了挺,下巴都翘了几分。

他们的意思好像是说:怎么样?侦察大队也没什么了不起吧?至少擒拿格斗就不如我们!

他们都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等待苏秦的下文。

只要道歉到位,只要侦察大队服软,他们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毕竟这里是人家的主场。

只是,谁也想不到的是,苏秦笑呵呵地道:“我们这位兄弟真的是不知专业格斗选手的厉害,所以这才大言不惭,他哪儿知道专业的格斗选手都是百里挑一,然后日复一日地训练,所以他们在擂台上真的是就如坦克一般,我们这位兄弟不过学了几天擒拿格斗罢了,而且他搞的全是暗杀,用的招法都是必须在两招之内就解决对手,就他这点水平要是上了专业的擂台,只怕连对方的身体都接近不了。”

嗯?

侦察营的那几个兵眉头一凝。

不对啊!

他们听着听着,怎么觉得有点不对!

苏秦的意思,表面上都是说他们牛-逼,可是仔细一听,他说的是他们只是在擂台上厉害,真的到了战场他们就不行了!

妈的!

搞了半天,人家说的依然是自己侦察营教的这些不如他们啊,不适合侦察兵!

侦察营的兵回过神后,脸色一下铁青。

他正要发作,不想他们的战友马博宇已经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身后按住了他的肩膀。

随后,马博宇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苏秦道:“苏秦同志,看样子你对擒拿格斗也很有心得啊,我刚才还跟你们大队长说呢,我说只是我用嘴讲太没意思了,纸上谈兵,不好,最好还是找一个人切磋一下,实际展示一番。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试一试?外面都说你们侦察大队的擒拿格斗虽然排不上第一,不过也不差的,来吧,试一试,我会注意分寸的!”

苏秦笑呵呵的点头:“好啊,那就切磋一下,相互交流,一起进步嘛。”

“好,爽快!”对方听了,心中暗暗高兴。

两个人一起走进人群中心。

大队长王亚非以及侦察营的营长笑眯眯的看着。

两个人都不说话。

苏秦和马博宇来到人群中央。

苏秦不等马博宇开口,就笑着问:“马博宇同志,我们是按哪种规则来,按你的规则还是按我的规则?”

呃?

马博宇一下没反应过来。

“按你的规则,那就是大家都戴上专业设备,打擂台,打点数,玩ko,如果不能直接ko对方,那就看有效点数,当然,如果打了不该打的地方那是要扣分的,所以我们还必须找一个裁判!但如果用我的规则,那就是没什么规则,哪一方爬不起失去了战斗力,哪一方就输!”

听完苏秦的话,马博宇大怒。

艹你-妈的!

说了半天还不是说他的经验和技巧只适合于擂台,不适合侦察兵推广!

于是,马博宇的脸全黑了,铁青铁青的,要是哪一个想写毛笔字,都不用买墨汁了,把他的脸皮挤一挤就能挤出一大瓶墨汁。

“咱们都是侦察兵,自然是按侦察兵的规则来!”他恼火的喊。

“好!”

好字才落到地上,苏秦就动了。

嗖!

就如他的脚下安装了弹簧一下,整个人一下弹射出去。

那速度就像火箭弹被火箭炮发射出去一样。

马博宇只觉得眼前一花,等他明白过来,苏秦已经一脚飞起,猛踢他的裆部。

艹!

马博宇吓得连忙用双手捂住了裤裆。

那里要是被踢中,那还得了,下半辈子玩完了!

只是,谁也不曾想到的是,正当他用双手捂住裤裆之际,苏秦的右手猛然抬起,朝着他耳朵后的迷走神经一敲。

片刻。

咣当。

马博宇晕了过去,整个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啊?

观战的人都瞪大了嘴巴!

“艹!这就结束了!”等大家反应过来,全都不由惊讶失声。

马博宇可是省散打队的冠军啊!

怎么就倒了!

这?

才零点五秒吧!

我日——

这苏秦也太生猛了!

大家都没反应过来呢,马博宇就被干翻了!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