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不同的作战体系

49

这一天晚上大家一直闹腾到了十点钟。

兵们平日里的训练苦得要死,今天难得有这么一个机会可以好好放松放松,自然都放开了玩。

一直闹到了十点钟这才散了。

所有人都散开回了宿舍之际,第十二集团军直属侦察营的营长叫住了一个人高马大的战士:“马博宇,明天......”

后面的话他没再说,只是给了对方一个只可意会的眼神。

“放心吧营长,我知道怎么做的!”名字叫做马博宇的战士点了点头。

今天的对抗演练表面上无比和谐,但其实,无论是直属侦察营还是王亚非这边,都是暗暗憋着一口气的。

王亚非想赢,他想用事实告诉对方,咱们侦察大队的兵就是要比你们好,毕竟咱们是军区直属的嘛,级别都要高一级;

而侦察营那边也憋着一口气:咱们也不比你们侦察大队差的,你们侦察大队的兵其实也就那样。

但很显然,今天侦察营输了。

营长很没面子!

侦察营的兵,心里都憋着一口气,大家都想在明天扳回一城。

营长听到马博宇的话,点了点头,拍了拍对方:“嗯,我相信你,毕竟你是格斗冠军,好了,回去好好休息吧,明天一定要好好表现!”

“是,营长,明天我一定叫侦察大队满地找牙!”

随后,两个人各自离开。

侦察大队的营地渐渐安静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战士们大多红着眼睛起床。

昨天晚上好多人太兴奋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没能睡好。

不过大家的精神状态却很好,早操的精神气非常足。

苏秦见了,不由暗暗好笑。

他其实知道原因,无非就是薛大美女还在连队里罢了。

不过想想也正常,部队里常常只能见到男性牲口,偶尔来了一个女人,大家都激动地嗷嗷怪叫,更别说是薛惊蛰这种红颜祸水级别的美女了,前一世的时候,苏秦还不是这样?

兵们震天的跑操声终于是惊动了薛大美女,咯吱一声,她推开了宿舍的门,站在走廊上向下张望。

兵们这下更是激动了,一个七圈半跑完了还不过瘾,又连续来了三个——无他,只有跑七圈半大家才能出现在她的眼皮底下。

直到薛大美女回了宿舍,兵们这才气喘吁吁的解散。

一个早操便把兵们的精气神耗光了,大家都累得要死,再加上随后的操课薛惊蛰再也没有出现,于是兵们就都病恹恹的,做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

今天早上没有训练,上级领导安排了大家和集团军侦察营的交流学习。

首先交流的是擒拿格斗课目。

苏秦也听了一会儿,不过很快就没兴趣了。

这一次的交流,侦察营那边请出了他们的格斗狂人马博宇。

这家伙以前是省散打队的冠军,之后被特招进入了部队,随后一路过关斩将通过了考核,进入了侦察营。

这家伙的格斗能力自然是很强的,比侦察大队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强,但问题是,他讲的那些东西对于侦察兵们其实并不适用,所以苏秦听了一会儿后就没兴趣了,悄然离开。

李鱼本来听得津津有味,看见他离开,一愣,随后,他左右看了看,发现没有人注意他,于是也猫着腰悄悄离开了。

“班长,你怎么不听了?那家伙讲得挺好的呀!”李鱼来到苏秦身边坐下问。

“那你怎么不听?”

“班长都不听,我自然也就不听了,我要紧紧团结在班长周围,班长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苏秦翻了一个白眼。

嘿嘿。

李鱼挠了挠头笑了。

“那家伙讲的那些东西,适合擂台,不适合我们侦察兵,所以听听可以,不过别学。”苏秦叮嘱。

呃?

李鱼一怔。

“我们侦察兵讲究的是突袭,一击必杀,我们练的是杀人技,用专业术语讲,我们搞的是不对称作战,他讲的那些,是擂台搏杀,用专业术语说,叫正面战争,不是一个路数。用他讲的那些去打擂台,肯定有用,但如果我们侦察兵用,就是找死!同样的道理,我们那些东西在战场上可以用,但如果上擂台,才出手就会被裁判处罚,因为完全不合规则。”

李鱼听了,摸了摸头:“这么说,他的那些经验还是不学的好!”

苏秦点了点头:“其实我们侦察兵会那么一两招就可以了,够用就行,主要是要练熟,如果我们两招之内还不能把对方干翻,那基本就意味着任务失败了,对我们侦察兵来说,失败,就是死亡。”

李鱼点了点头:“听你这么一说,还真的是这个理。”

两个人正说着,王纯和曲飞也跑了过来。

“你们怎么也过来了?”李鱼问。

“没什么意思!”王纯撇嘴。

“老是吹他多么多么厉害,听着就恶心!”曲飞咕哝。

李鱼道:“你们早就该过来了,班长刚才说了,他教的那些没屁用!”

啊?

王纯和曲飞都瞪大了眼睛。

“你们两个更是不能学那些东西。”李鱼立即一副老教师上身的样子。

“为啥?”曲飞和王纯都一愣。

“他教的那些适合擂台,是正面战争,而我们侦察兵要搞的,是秘密渗透,暗杀,偷袭,是不对称作战,懂吗?这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作战体系!”

李鱼唾沫横飞的讲解了起来,狠狠的过了一把当老师的瘾。

曲飞和王纯听了,都点头表示赞同:“嗯,不错,仔细想想还真是这样!”

李鱼笑道:“尤其是你们两个,小胳膊小腿的,要是再去学什么正面搏杀,那不是找死吗?”

说的曲飞和王纯都不好意思起来。

“当兵也不能当憨兵,要动用用脑子,懂吗?”李鱼再次开启了谆谆教诲的模式。

这时,于牧满脸红光的走了过来,他先问曲飞和王纯:“你们两个怎么就走了?真是可惜,刚才马博宇讲的那个鞭腿真是太牛-逼了!我建议我们一班应该集体学习!”

他的话才说完,李鱼就道:“班副,你错了,大错特错!”

啊?为什么?

于牧吃了一惊,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情。

李鱼于是搂着他的肩膀道:“班副,马博宇的那些技法不适合我们侦察兵,明白吗?学他就是找死!”

“不适合?”于牧一愣。

“当然。”李鱼重重的点了点头。

由于他太过得意,而且也是运气不好,这段对话恰好就被侦察营的兵听到了,而且还是尖刀连的兵。

昨天一个加强的尖刀连和侦察一连对抗演练,搞的还是突袭,但最后硬是被侦察一班翻盘!

这个脸——丢得有点大了!

所以他们心中都憋着一口气。

不服!

一万个不服!

今天好不容易才在擒拿格斗的课目上找回来一点儿面子,当了人家侦察大队一回老师,可是哪儿知道,却有人公然叫嚣说他们教的那些东西不适合侦察兵!

而且是谁用谁死?

要是这个观点真的被侦察大队的人认同,那还得了,那不就成了侦察营学的东西全都是错误的了?

事关荣誉,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所以,侦察营的那个兵一下就叫了起来:“嗨,同志,话可不能乱说?”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