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兄弟抱一下

48

苏秦他们从废弃工厂出来,侦察大队的车就已经停在门外了。

“兄弟们,上车!”

开车的战士笑着招呼。

苏秦等人笑了笑,说了声谢谢,然后就一一爬上车去。

大家都没再说话,只是闭着眼睛,安静休息,之前的对抗演练榨光了他们的所有力气,此时此刻,每一个人都像被抽光了气体的气球,干瘪瘪的,连话都不想说了。

回到营地,大家连洗漱都懒得弄了,把枪械什么的一一入库,之后就直奔食堂。

食堂果然做好了鸡腿等着他们。

大家看见了鸡腿,眼睛这才亮了亮,才感觉到了身体里其实还是有一丝生机的。

之后就是狼吞虎咽的戏码了!

吃饱喝足后一个小时,大家这才觉得精气神才又稍稍恢复。

这个时候,其他连队的兵都围拢了过来问这问那。

“喂,李鱼,你们今天真的把侦察营干翻了?”有人不相信的问。

李鱼一听,一下来了精神,一下直起身子,声音也洪亮了几分:“那是当然了!告诉你们,侦察营那些家伙其实菜得很,根本不够我们打,三拳两脚,我们砍瓜切菜一般就把他们干翻了。”

“吹吧?”有人不相信的撇嘴。

“对,肯定是吹牛,我听说侦察营里有一个副营长是格斗高手,不要说你们一个班了,就是两个班上去他都能几下干翻!”

李鱼一听,不乐意了:“屁!什么格斗高手!我告诉你们,今天我们班长只一下就把他的脖子掐住了,而且他还屁都不敢放一个,是不是啊班长?”

苏秦笑笑,不说是也不说不是。

他没想到李鱼也喜欢这种吹死牛不偿命的侃大山。

不过这种感觉真是不错。

当兵最快乐的日子不就是兄弟们结束了危险的任务后聚在一起聊天打屁吗?

说着说着,不知不觉地,天色就暗淡了下来。

本来,这个时候营地里应该是渐渐安静了,不过今天是例外,侦察大队和侦察营的交流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今天的交流除了侦察一连是对抗演练外,其他几个连队都是一起交流学习,相互切磋,不得不承认,人家侦察营也有人家侦察营的优势,所以双方都是相得益彰。

现在,侦察营的大部分兄弟都乘车回去了,不过留下了一小部分,大概二十人左右,大家明天继续交流。

今晚的这个交流会,就是双方一起放松放松。

所以毫无例外的,侦察一班又可以上台疯了。

侦察一班今天大干了一场,早就想用音乐表达一番了,是以不等政委和大队长吩咐,早早地就把乐器从军人俱乐部借了出来,几个人也早早地就开始排练,把宁静的军营弄得震耳欲聋的。

不过苏秦没有参与他们的排练。

那些歌都是他教他们的,在人家的眼里他就是创作人,哪儿还需要排练!

他坐在草地上,双手撑地,乐呵呵的看着兄弟们在舞台上疯。

音乐真是一种神奇的东西,拿到了乐器后,哪怕最迟钝最榆木疙瘩的副班长于牧也一改往日木讷话少的状态,无比疯狂!

“苏秦。”

他正看得津津有味,不想忽然一个女声传来,抬头一看,却是薛惊蛰。

“哟,是薛干事啊,你还没走?”苏秦笑着问。

他没站起,就那么坐着和她说话!

要是别的兵肯定会慌得立即站起来立正敬礼,毕竟她是少尉,而苏秦只是一个下士,一个是军官一个是兵,但此刻,苏秦太累了,懒得站起。

然而薛惊蛰还就喜欢苏秦这种放松和自然,她喜欢这种平等交流的感觉。

“你想赶我走?”薛惊蛰笑着反问,随后,她拉了一个凳子在苏秦旁边坐了下来。

她今天要为侦察大队的新兵建立完整的心理档案,同时也为昨晚的心理疏导撰写报告,自然无法返回军区。

“哪里会呢?你看兄弟们多喜欢你,你才往我这里一坐,那么多人就往这边看过来。”苏秦笑着道。

呃?

她一愣。

因为她听出来了,苏秦说的是兄弟们而不是他。

“难道你不喜欢?”

她想问这句,但话都到嗓子眼了,又被她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这样说话有些轻佻了!

她张开嘴正要说话,这时,舞台上,被音乐刺激得骚气冲天的王纯朝苏秦大喊招手:“班长,快上台,就差你了!”

苏秦挥了挥手,然后站起:“薛干事,走,上舞台玩玩去!”

“不不不!我可不会!你们玩吧!”薛惊蛰连忙摇头。

“走吧,去玩玩嘛,你要是能登台,大家肯定都会兴奋得尖叫!”

“不了!不了!”薛惊蛰惊恐的后退。

她最怕的就是唱歌了!

不唱歌她还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美的公主,可是一旦她开嗓,她自己都觉得自己还不如一只丑小鸭!

“那....我自己去了!”

“嗯。”

苏秦于是也就不再管她,自己一个人冲上舞台,接过王纯递给他的电音吉他,随后,他和旁边的几个兄弟相互对视一眼,之后,他对着话筒道:“一首《兄弟》送给在座的各位兄弟,大家虽然从五湖四海而来,但到了这里,就是兄弟了。”

之后,苏秦低头认真弹起了吉他。

动听的旋律响起。

随后,庞龙的那首《兄弟抱一下》从苏秦的歌喉里流淌出来。

“兄弟你瘦了看着疲惫啊

一路风尘盖不住岁月的脸颊

兄弟你变了变得沉默了

说说吧那些放在心里的话

兄弟我们的青春就是长在那心底

经过风吹雨打才会开的花

兄弟你说了以后就不拼了

只想**情的傻瓜只想安稳有个家......”

苏秦的声音略微有点沙哑,但并非其他兄弟的刻意,而是心理年龄成长到了一定程度之后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沉稳和性-感,很好听,于是,他才开口一会儿,坐在下面的薛惊蛰就是一怔,随后,她的眼睛渐渐亮了起来。

“真好听!!”

侦察一班唱的歌她早就已经听到过了,不过实话实说,就连她都觉得水平只是一般,但今天苏秦只一开嗓她就一下愣住。

片刻,舞台上的六个人每一个都像疯了一样,一起高歌:

“兄弟抱一下说说你心里话

说尽这些年你的委屈和沧桑变化

兄弟抱一下有泪你就流吧

流尽这些年深埋的辛酸和苦辣

让深埋的话抚慰那久违的泪花”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