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大队长吓懵了

35

王亚非走到一个灌木丛边喊:“于牧,出来,我看见你了!”

但那里根本就没有于牧。

“出来,别让老子动手!”

王亚非继续大声的说话。

顿了顿,他一下举起枪:“再不出来我就开枪了!”

藏在附近的几个战士都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班副没再那里啊!

王亚非继续说话:“再不出来,我就把你以前的糗事说出来了,你还在新兵连的时候,还记得吗,你躲在厕所里抽烟的那次!”

藏在附近的曲飞一听,眼珠都要掉出来了。

啥?

班副还在新兵连就偷着抽烟了?

看不出来啊!

这家伙平日里榆木疙瘩一般,原来.......

“嘿嘿嘿——班副——你这下可被我抓住把柄了,看你以后在我面前还怎么装?”

这般一想,曲飞心中不由一阵得意。

于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哎呀!”

他突然心中一紧,连忙捂住嘴巴。

可是这般一动,机敏的王亚非一下就察觉了。他朝曲飞藏身的方向看了一眼,政委会意,走过去一把就把插在地上的伪装抓了起来。

曲飞的脑袋露了出来。

“曲飞,出来吧!”政委笑眯眯的道。

曲飞要哭了。

“大队长,这不算!”曲飞辩解。

“不算?”王亚非转过身看着他。

“大队长,我是被你逗笑才被你发现的,不是因为我伪装得不好!你不能用这种方法,你这样做太不讲道理了!”曲飞委屈的辩解。

“哦,你的意思是,在真正的战场上,你还可以先跟敌人讲讲条件,你们不能这样,不能那样,你们必须按照我习惯的规则来?”

“......”曲飞张了张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王亚非转过身,没理他,继续带着政委等人朝远处走去。

他从东走到西。

“咦?”

他有些惊讶。

竟然什么发现也没有。

在其他班组,他只要走一遍过去至少也能发现两三个的,可是今天怎么一个也没看出来。

“有点意思啊!”

他朝政委笑了笑。

政委点了点头:“是有点意思,一班这几个兵还真的有点不一样了!”

连长和指导员站在一旁,不说话,只是把胸脯挺了挺,把下巴微微扬了扬。

王亚非和政委对视一眼,转身,返回来继续检查,这一次他们仔细了很多,速度慢了不少。

“那里有一个!”

走了三四米,他用手一指。

参谋长连忙过去把伪装一掀,李鱼的脑袋露了出来。

“大队长,政委。”李鱼喊了大家一声,颓丧地站了起来。

王亚非一言不发,继续搜索,不一会儿,他又用手一指:“这里还有一个。”

果然又抓出了一个。

之后,他再接再厉,接连把剩下的几个人找了出来。

除了苏秦。

不过这一次,王亚非就算发现了目标,也没再像以前那样大发雷霆的把大家臭骂了。

连长和指导员,以及一班的战士们相互望了望,心中都暗暗惊讶:“大队长这是......还算满意?”

但没有人敢问王亚非。

他也不回答,只是继续寻找苏秦!

但找了一遍又一遍,还是没能找到。

一班分到的这一片还是挺大的,他总不可能把每一个地方都翻一个底朝天。

“妈拉个巴子的,我还就不信了?难不成他还躲到天上去了不成?”

王亚非不甘心地嘀咕。

之后,他又带着人从东到西、又从西到东的找了一遍,但还是什么也没发现。

“黄岩,你们再去找,找不到你们也别吃中午饭了!”王亚非用手一指一连长。

“是!”黄岩回答。

他和指导员对望一眼,两个人的眸子里都跳动着骄傲的火焰。

王亚非的眼睛可是号称雷达眼,可是竟然连他都没能发现苏秦的藏身之地,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侦察一连有猛人啊!

两个人虽然不敢得意的仰天大笑,但都暗暗兴奋,当然,他们也不敢故意放水,连忙认认真真的搜索起来。

他们也想亲自看看苏秦的伪装能力到底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水平。

可是找了一圈,什么发现也没有。

他们只得颓丧的报告:“报告,没找到。”

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王亚非并没有说不准他们吃中午饭的事,只是骂了一声:“老子还就不信了,难道他苏秦还能真的上天了不成?”

他又从头开始搜查。

这一次,他换了一种方法。

可惜还是无功而返。

回到原地,他又是激动又有点生气——生他自己的气,竟然连一个大头兵的伪装都看不穿,他这个大队长的脸往哪儿搁啊!

“你们愣着干什么?继续找啊!”

他见连长和指导员都只是站着,心中不由有些焦躁。

连长和指导员一听,连忙又去寻找。

“老子撒泡尿先!”

王亚非一边说着一边朝远处走去,随后背对所有人,掏出那话儿就要开始放水。

就在这时,下面的灌木丛下忽然传出一个声音:“大队长,别,我在下面!”

“我艹!”

正在掏鸟的王亚非吓得一个踉跄,差点摔了一个狗啃屎。

这时,苏秦掀开头上的伪装从洞里站了起来。

远处。

一班的几个战士再也忍俊不禁,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连长和指导员、以及政委,大家也都哈哈哈大笑。

刚才的那一幕真的是太好笑了啊!

自王亚非来到侦察大队,这还是他头一次吓得惊慌失措呢!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王亚非又羞又恼,狠狠的瞪了大家一眼,然后气哼哼的朝远处走去了。

政委、参谋长、以及连长和指导员连忙追了上去。

等他们走远,一班的几个人立即哗啦一下围拢过来。

王纯最为兴奋,眼睛都发着光。

“班长,他们都说大队长是侦察大队第一大鸟,是不是真的?”

“是啊班长,真的像他们吹的一样有这么长!这么粗!”李鱼比了一个手势。

苏秦看了大家一眼,哭不是,笑不得。

妈拉个巴子的!

纯洁的一班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健康了!

怎么关心起大队长的那个家伙了!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