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吃馒头

32

心理测量室里的事苏秦并不知道。

不过他也能大概猜到一个结果。

只是他也不确定自己到底得了几分,但想来应该不会低。

他可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某王牌部队的全能尖兵,要是连心理测评这关都过不掉,那可就真的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从心理室出来他就径直回宿舍了。

天阴沉了下来,而且冷风嗖嗖,像是要下雪了!

还是赶紧回被窝里睡着舒服。

他推开门,睡在门口的于牧就噌的一下坐了起来:“你回来了?”

王纯第二个坐起:“班长,薛干事没把你那个了吧?”

其他人也都看着他。

“怎么还不睡?”苏秦笑着问。

“你不回来我们哪里睡得着啊,我们刚才还在说呢,你要是再不回来,我们就集体去营救你。”王纯唾沫横飞地道。

“我看是你一个人想去吧,哪怕营救失败,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苏秦翻了一个白眼。

谁知道王纯一听苏秦随口吟出的那句地球经典名言,顿时欢喜异常,一下从床上跳下来抱住苏秦:“班长,知己啊,知己!”

随后,他放开苏秦,光着脚在宿舍里走来走去,一边转圈一边疯疯癫癫的吟诵:“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妙啊!妙哉!妙哉!班长,看来咱们的心意真的是相通的,不然你也写不出如此精妙的诗句!”

“通个屁啊通,赶紧滚上床去睡觉。”苏秦朝王纯踢了一脚。

王纯却不在意,还在摇头晃脑。

“排长来了!”苏秦低声恐吓。

王纯一听,这才被吓着了,连忙一下爬上床,安静躺着。

苏秦也连忙上-床,假装睡觉。

果然,没一会儿,排长捏着小手电推门进来。

他是今晚的值班干部。

他轻轻的走进宿舍,这里看看,那里瞧瞧,一会儿帮这个战士扯扯被子,一会儿又帮另外一个战士盖住手臂,最后,他来到苏秦面前,看了看,但苏秦装睡,于是他又悄悄走出去了。

第二天一早,早操完毕,大队长训话道:“今天我们搞伪装课目训练,吃完早餐后,大家八点准时在这儿集合,解散!”

伪装?

大家一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怎么又要搞伪装了?”

“上个月不是才搞过吗?”

“今天这种天气搞伪装?大队长这是要把他们往死里整啊?”

大家不敢说话,但都在心里腹诽。

昨天晚上气温突变,下了大半夜的雪,营地里倒是不怎么,可是野外就都是冰天雪地的了。

这样的天气里去野外搞伪装训练?在冰冷的地上一趴就是几个小时?

老天爷!

这也太残忍了吧!

王亚非一看大家都不动,脸一沉,喝道:“怎么?肚子都不饿是吧?那现在就出发!”

哗!

大家吓得立即如潮水散开。

逃离了王亚非的视线,一班的战士们立即嘀嘀咕咕的埋怨了起来。

“大队长昨天晚上是不是撞鬼了?妈拉个巴子的,这种天气把我们搞出去练伪装?这是成心不让我们活啊!”李鱼吐槽。

“要我看啊,肯定是昨天晚上嫂子不给大队长上-床,大队长今天这才拿我们出气!”王纯咬牙切齿的咕哝。

“切!”林雨哼了一声:“你怎么当侦察兵的?这几天嫂子就没来?”

啊?

王纯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

大队长的老婆没来这种事林雨都能知道?

班里的其他几个人也都诧异的看着林雨。

但林雨不以为然:“嫂子要是来了,咱侦察大队早就沸腾了,还能这么平静?”

大家一想,这倒也是,嫂子不但人长得漂亮,心地还特别善良,每一次来到侦察大队都会对战士们嘘寒问暖,大家都拿她当自己的嫂子看待,战士们最喜欢的一件事就是嫂子给大家牵线做媒。

据说侦察大队已经有十多对夫妻都是嫂子牵的线。

大家这般一想,顿时一下释然。

所有人中,只有苏秦再次对林雨刮目相看。

一班六个人,除了苏秦外,于牧闷,不爱说话,林雨阴,心思玲珑,王纯闷-骚,表面人畜无害,但内心淫-荡无比,曲飞则是葛朗台附身,吝啬到了极点,至于李鱼,则是典型的富家大少,吃不了苦,爱享受,各有各的特点,但如果单论侦察能力,林雨无疑是最强的,心思最为敏锐,而且想法灵活,鬼点子多。

一个班的战斗力要提升,找到核心,坚实骨干,这一点非常重要。

一班是侦察班,侦察是最为核心的战斗力,除了苏秦,至少还需要一个侦察能力非常强大的战士,至少要两个人才能形成核心。

现在看来,以后苏秦可以重点发展林雨了。

大家一边说话一边回宿舍整理内务,随后用最快的速度冲进食堂。

苏秦抓了一个大馒头就往嘴里塞。

李鱼惊讶问道:“你不是不爱吃馒头吗?”

苏秦是典型的南方人,喜欢吃米饭,不爱馒头。

“我建议大家也只吃馒头,而且要多吃!”苏秦一边啃一边道。

“为啥?”

“今天早上大队长肯定要把我们玩得欲死欲仙,不吃饱了怎么跟他斗?所以我建议大家多吃馒头,别吃稀饭油条了,吃完后回去多穿衣服,能多穿几件就多穿几件!”

大家一听,顿时深以为然。

王纯嗖的一下站起,直接端了盘子过去抓了五个大馒头。

炊事班的班长一看,急忙制止:“王纯,拿两个就行了,别浪费!”

“我不浪费!今天我一定吃完五个馒头,要是做不到,我免费帮你们洗一个星期的碗!”

一班的其他几个人一看,也连忙端起盘子去拿馒头,只拿馒头,其他都不要。

别的战士一看,非常奇怪:“一班今天这是怎么了?”

有人眼珠滴溜溜一转,然后大喊一声“不好”,随后,他也端起盘子飞也似的跑过来抓馒头。

其他人也一下醒悟了,连忙端起盘子过来拿馒头,于是没一会儿,满满的一大锅馒头就没了。

大队长王亚非走进来,随后径直朝馒头处走去,他只爱吃馒头,但还没走到就见锅里已经空空如也了。

“我的馒头呢?”他问炊事班的班长。

炊事班的班长朝餐桌上努了努嘴。

王亚非扭头一看:“苏秦,你打这么多馒头干什么?你不是不爱吃吗?拿回来还我!”

苏秦一听,连忙抬起盘子就朝后面缩:“大队长,我今天只吃馒头,这几个只够我吃,你可不能滥用职权啊,这是我的早餐!不能贪污!更不可能霸占!”

王亚非哭笑不得,想骂两句,但忍住了,于是他朝其他人看去。

那个战士一看,连忙端起盘子躲到最里面去了。

王亚非只得又朝其他人看去。

唰!

凡是他目光所及,大家都像躲瘟神一样的躲他!

“喂,不是——你们——你们到底什么意思?不就是几个破馒头嘛,至于吗?”

王亚非哭笑不得!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