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哄

30

苏秦的话其实不多。

他也不爱吹牛。

但奈何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哦,不,是环境容易影响人,和一班的兄弟们在一起久了,有时候也就会忍不住说两句。

倒不是他爱吹,但奈何兄弟们爱听啊!

要和兄弟们搞好关系,怎么搞?多吹吹牛-逼就是王道!

只是没曾想,今天的这个牛-逼吹得太大了!

苏秦一扭头就发现薛惊蛰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眼神戏谑,笑容玩味。

“艹!”苏秦暗暗在心里骂了一声。

竟然出现了如此重大失误,真是不该!

看来他的苏家拳还需要锤炼,另外一个,他的警惕性有些降低了!

不过,此刻事已至此,只能想办法弥补了。

要是别的人,这个时候绝对慌得手足无措。

这不,一班的五个家伙就都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他。

“可怜的班长!”

“自求多福吧班长!”

“班长,这次你真的玩大了,竟然在薛干事背后说她坏话!而且还说得那么无耻!”

大家都用一种看死人一样的眼神看着他。

只是。

谁也不曾想到的是。

苏秦不但没有一点儿惊慌,反而大大方方的站了起来,敬礼,伸出手:“薛干事,你好!”

刚才的牛-逼就像不是他吹似的。

就好像刚才的事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艹!

脸皮要厚到什么程度才可以如此脸不红心不跳啊!

一班的五个同志震惊得眼珠都要掉出来了。

这个时候,就连暗暗对苏秦一直有点不服气的于牧也不由在心中哀叹一声:“这个班长还真的得他当!要是我,此刻只怕羞得跪地求饶了吧!”

令大家无比意外的是,薛惊蛰竟然也微笑着伸出手和苏秦握了握,刚才的事就像不是发生在她身上似。

“薛干事,你来得可真是及时,我们大家等你可等得辛苦了,你要是再不来给我们做心理辅导,我们今天晚上只怕是要睡不着觉了!”

苏秦恭维了一句。

薛惊蛰听了,似笑非笑的:“是吗?”

苏秦一听就知道她在嘲笑自己。

看来这个女人与他猜测的一样,不好相与,今天要是不把她哄高兴了,以后只怕要麻烦!

“妈的,看来只能豁出去了!”

苏秦暗暗道了一声。

很快,他表情一变,装出一副浑不在意的表情,只是朝王纯看了一眼:“王纯,快去跟大队长通报一下,就说薛干事来了!”

王纯才要站起来,薛惊蛰就阻止道:“不用了,我之前已经和大队长通过气了,再说我又不是第一次来,不用惊动他的。”

苏秦于是连忙道:“那薛干事先去休息吧,路上车马劳顿的,一定很辛苦!”

“辛苦倒是没有,不过你要是能帮我一个忙的话,我会很感激的。”

“什么忙?薛干事请说。”

“能帮我拖一下这个行李箱吗?有点重!”薛惊蛰用眼神指了指她身后的巨大行李箱。

“没问题。”苏秦点头。

薛惊蛰于是和一班的同志笑了笑,然后转过身去朝指挥组那边走过去了。

虽然是冬天,虽然她穿的是冬常服,但依然风姿绰约的。

没一会儿王纯就看得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就连李鱼也看得两眼发直。

薛惊蛰没有回头,但似乎知道大家都在注意着她,故意把腰肢扭得令人垂涎三尺。

苏秦跟在她的身边,目不斜视。

“你好像有点紧张?”薛惊蛰笑着问。

“是吗?没有吧!”

“那你为什么不说话?我记得你刚才可是口若悬河的?”

“刚才你没在,我自然放松。”苏秦笑着回答。

“看吧,你还说你不紧张!”薛惊蛰得意的笑了起来。

她长得本就好看,此刻笑容从脸上洋溢出来,整个人顿时愈发迷人了,就连阅人无数的苏秦都不由心中突突一跳。

不过他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他笑了笑道:“我不是紧张,我是警惕!非常警惕!”

“警惕?什么意思?”薛惊蛰一愣。

“跟美女在一起当然要时时刻刻提高警惕了,否则一不小心被美女迷住,那可就万劫不复了!所以我刚才一直在心里告诫自己一定要清醒一定要清醒千万别被你迷住了。”

苏秦用平平静静的语气认认真真回答。

“呃?”

薛惊蛰一愣,脚步也不由停了下来。

但片刻,咯咯咯咯,她忍俊不禁笑了起来。

哪怕美艳如她,其实依然喜欢别人的夸赞,只不过一般人的吹捧水平实在有些不堪,但很显然,苏秦刚才的那句马屁水平很高,她非常受用!

薛惊蛰来侦察大队无数次了,但大多都是平平淡淡的,虽然见人就笑,但那只是出于礼貌和礼仪,是以像此刻一样咯咯咯咯咯的还是第一次。

侦察大队里面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都是男性性口,所以哪怕一点儿女生气息大家也会察觉,更何况此刻薛惊蛰的笑声如此惊艳,所以,唰地一下,差不多七八十双眼睛一起看了过来。

“我艹!薛大美女竟然笑了!”

“是苏秦!是苏秦把薛大美女惹笑的!我艹,这小子的泡妞手段原来这般凶残啊!”

“狗-日的苏秦!竟然敢撩老子的女神!”

“妈拉个巴子的,看不出来啊,原来人模狗样的苏秦竟然还敢泡军官!”

大家都一边骂一边艳羡得口水直流。

就连侦察一连的连长和指导员都被惊动了,两个人的目光透过窗子向外一看。

“苏秦?”

两个人都大吃一惊。

薛惊蛰一下就感受到了大家目光当中的**,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连忙捂住嘴。

她白了苏秦一眼:“都怪你!这下好了,我在你们侦察大队的美好形象全都毁了!”

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听了她的埋怨,苏秦什么反驳和争辩都没有,只是诚恳地道歉:“对不起,这件事的确是我的错,我道歉!”

呃?

薛惊蛰又吃了一惊。

在她的预估中,苏秦就算不反驳至少也应该对她的话表示不满才对啊!

只听苏秦幽幽一声长叹:“唉,谁叫你是美女呢,美女都是特权阶级,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说是我的错,那就是我的错了!所以,我道歉,非常诚恳的道歉!”

薛惊蛰一愣。

片刻。

扑哧。

她又忍俊不禁笑了出来。

“讨厌死了你!”

她白了苏秦一眼。

风情万种的!

她正要说点什么,忽然听见侦察大队的大队长王亚非笑着说道:“小薛,你和苏秦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苏秦一见,连忙抢先道:“报告大队长同志,薛干事有重要工作要向你汇报!”

啊?

薛惊蛰惊呆了!

“我没工作要汇报啊!”

王亚非也愣住了。

“重要工作?什么重要工作?难道是首长有什么吩咐?”

两个人正疑惑,苏秦连忙把那个行李箱的拉手放在王亚非的手里:“大队长,既然你们要谈工作,那我就先走了!薛干事的行李箱就麻烦你帮他拖了!”

片刻,他压低嗓音嘿嘿一笑:“大队长,你放心,这件事我不会告诉嫂子的!”

啊?

王亚非半天没回过神。

这个苏秦!

也太没大没小了吧?

竟然跟老子这般说话!

不过,不知为什么,他却一点生气的感觉都没有,反而还很喜欢这种感觉。

跟王亚非说完话,苏秦转过身朝薛惊蛰挥了挥手:“薛干事,那你们谈,我先走了!”

说完果真就一溜烟跑了!

薛大美女已经哄开心了,所以后面也就没他什么事了。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