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新的危机

22

指挥车附近。

李局笑着对王亚非道:“大队长,你们侦察大队教的东西还挺广的嘛,连根据脚印推断嫌疑犯体征这种知识都教?看样子,我们刑警大队要是再不努力,连饭碗都要被你们抢了!”

王亚非一愣:“我们没教这些啊!我们是侦察兵,打的是侵略者,不是罪犯!”

“啊?”李局愣了愣:“那你们刚才......”

“啊?”这下轮到王亚非吃惊了。

是啊,苏秦怎么会知道那些东西的?

难道他干过刑警?

刚才没注意,现在一想,才觉得这件事有点古怪!

就在两个人惊讶莫名之际,苏秦和他的一班已经开始有条不紊的向山顶侦察推进。

侦察一连一共九个班,每一个班负责一块区域,九块区域同时推进。

当苏秦发现他们一班搜索的区域里有脚印后,立即报告,连长于是下达命令,叫九个班一起朝苏秦班组所在的方向围拢过来。

但搜索了快十分钟并无其他发现,连长于是又叫大家按原计划进行,不过都要重点关注一班所在区域。

“我们会不会是弄错了?”

就在李鱼心中暗暗狐疑之际,他却忽然被苏秦一把抓住。

他正要向左上方搜索,才刚刚来到苏秦身边,不想苏秦却忽然一伸手抓住了他。

“怎么了?”李鱼有些奇怪。

但苏秦并没有说话,只是眯着眼睛观察他右上方的一块区域。目光先是在那一片警惕的侦察,随后,缓缓抬起,顺着林中的树藤向上,最后,目光顺着树梢移动到了左上方,又顺着那些树藤滑下。

李鱼刚才已经侦察过那一片了,已经确定安全。

所以他不明白苏秦到底怎么了。

但苏秦并不解释。

他只是凝眉看了一会儿,然后低头在地上搜寻起来。

“找什么?”李鱼问。

但苏秦还是不回答,只是左右看了看,片刻,他捡起地上一个三十公分左右的长方形石块,举起,嗖的一下朝李鱼即将搜索的区域砸了下去!

“怎么了?”李鱼压低嗓音问。

他的声音才出口,就见那个石头落地的地方发出一声巨响,随后,一条树藤嗖的一下弹起、朝空中射去。

“艹!”李鱼在心里骂了一句。

如果刚才不是苏秦抓住了他,那么他肯定就会被那根树藤做的圈套套出、然后倒掉在树林中。

“大家小心地上的陷阱!凶手下了不少套!”苏秦连忙按了通话器,警告二组和三组。

其实不用苏秦警告,刚才那根树藤倒卷上空中的时候,大家就都停止了搜索,只是警惕的警戒。

“连长连长,我是苏秦,叫大家小心,凶手在地上设置了陷阱和圈套,我们刚才差点中招!完毕。”

“收到,我现在就告诉大家,你们一班自己小心!”

连长才说到这儿,还不等他说“完毕”两个字呢,就听一个唉哟的叫声传来,然后是一阵混乱。

怎么了?

大家都扭头朝连长那边看了过去。

没一会儿,连长这才通过电台通报:“刚才七班有人踩中圈套被倒掉起来,大家务必小心,打起十二分精神,完毕!”

“一班收到,我们会小心的,完毕!”

挂断了通信,苏秦这才朝李鱼看了一眼,然后用手朝刚才那个方向指了指。

李鱼点了点头,随后据枪小心搜索而上。

没一会儿他就来到刚才石头落地的地方。

果然是一个圈套。

而且设置得非常精妙,如果不是知道这里会有陷阱,一般人还真的不会注意,树藤是树上的,就地取材。地上的东西又被一层层的枯叶盖住,根本不可能注意到。

“妈的!”

李鱼在心中大骂了一句,一种脊背发凉的感觉从脚底升腾起来。

这时,苏秦从他后面走了上来。

他小心蹲下,轻轻抛开地面上的枯叶,仔细观察那个套子。

之后,他拿起地上的那截树藤仔细观察。

看了三秒钟,苏秦忽然抬起头问:“公安那边说,凶手是昨天晚上天已经黑了之后才被追到这里的,是吗?”

李鱼一愣,然后点了点头:“公安那边的情报的确是这样。”

“可是这个圈套不可能是昨晚才设置的!”苏秦平静说道。

什么?

李鱼一愣。

刹那。

咯噔。

他紧张到连呼吸都忘记了。

这个圈套不是昨晚设置的?

那——那不就意味着凶手其实早有准备,是有预谋的把人引这儿的。

想到这儿,李鱼只觉得自己的尾椎上一阵冰冷,一种看恐怖片都不曾有过的恐惧油然而生。

这时,苏秦再次用单兵电台呼叫:“连长连长,我是苏秦,有新情况报告!收到请回答!”

“我是黄岩!什么情况!”

“连长,我观察了一下刚才的那个圈套,树藤的断口已经至少一天的时间,而且,这个圈套的设置非常精妙,一般人肯定是做不到的,除非那些擅长打猎的猎人,而且设置的时候需要非常小心、需要足够的光照,昨天晚上凶手是不可能具备这种条件的,所以,凶手早有预谋,我甚至怀疑他还有同伙!完毕!”

这之后,侦察一连所有战士都收到了连长的作战指示:“侦察一连,暂停所有行动,各排各班就地警戒,没我命令任何人不得擅自行动,完毕。”

随后,电台陷入静默。

指挥部。

侦察一连的指导员沉着脸看着公安局的局长:“李局,你们是不是重新核实一下情报?”

昆华市公安局的局长铁青着脸,表情非常难堪。

昨晚的行动就已经让他们非常被动了,可是哪儿知道,今早的行动才刚刚展开不一会儿,打击又接踵而至。

公安局的脸都被丢尽了!

“我这就安排,你们稍等!”他咬着牙,走到另外一边和公安局的人沟通去了。

指导员和大队长王亚非对视一眼,两个人也走到一个角落交流了起来。

“大队长,我建议我们应该暂停搜捕,直到情报核实无误再行动!”指导员道。

没有确切的情报,再强的部队也可能陷入万劫不复之中,这样的例子几乎每年都有,他可舍不得让他的大头兵们去冒险!

不过,王亚非的考虑却又和他不一样,王亚非皱着眉想了一会儿,然后低声道:“出发之前我亲自和首长进行了沟通,首长指示,这次我们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也要帮公安的同志尽快把凶手抓住!越快越好!”

指导员一听,眉头猛地拧在了一起。

他已经听出一些什么了。

“那.....”指导员犹豫了一下,最后咬牙道:“大队长,那我建议我们必须自己搞情报,公安那边的......”

他本来想说不可信,不过最后只是道:“那边的....作为参考!”

他不再相信公安那边的情报了!

王亚非皱了皱眉,最后道:“联系苏秦,听听他怎么说?”

“是!”

片刻,指导员和王亚非一起回到指挥车旁边。

指导员拿起通话器:“苏秦苏秦!听到请回答!”

“指导员,我是苏秦。”

“苏秦,对这个行动你有什么想法,说一下,完毕!”

“报告指导员,对之前通报的作案动机我表示怀疑,凶手来这里显然是早有预谋,而且,我怀疑他还有同伙接应,所以找到他的动机,这非常关键,这有助于我们判断他下一步的行动方案以及制定我们的抓捕计划。完毕!”

“市公安局已经在重新核实情报和其他东西了,但这需要时间,你还有其他建议吗?完毕!”

“......”

但苏秦只是沉默,并没有回答。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