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兰博一样的对手

20

侦察一连的班长和排长鱼贯而上,进了二楼的会议室。

大家按照次序坐下。

虽然心中都有无数个疑问,但不知为什么,每一个人都不说话,只是皱着眉头,或者是左看看右看看。

啪、啪、啪。

连长和指导员,还有一排长的脚步声由远而近。

连长和指导员一边低语一边走了进来,一排长则拿着一幅大比例地图跟在后面。

“连长,指导员!”大家纷纷站了起来。

“坐下说。”连长示意。

哗——

一排长把大比例地图铺在会议桌上。

“最新消息,刚刚抵达的一个武警特战小队在实行抓捕时全部受伤,公安干警已经停止了全部行动。”

“连长,你的意思是凶手还有同伙?”三排长吓了一跳。

连长摇了摇头:“目前的结论是没有,凶手就一个人。”

一个人?

会议室里的人听到这里,心中都突突地跳。

公安那边还不好说,毕竟只是普通的刑警,战斗力不强可以理解,可是一个特警小队都没办法把对方拿下,这就有些吓人了!

一个特警小队干不过一个杀人凶手?

这个凶手该有多强啊!

就连苏秦的心中也无法平静。

一个人对抗这么多全副武装的人还绰绰有余,这家伙——难不成是《第一滴血》里的兰博转世不成?

待得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起来,连长和指导员才又开始介绍其他情况,最后,连长环视一圈:“大家都有什么意见和建议?”

但没有人说话。

最后,连长的目光定格在位于门口位置的苏秦:“苏秦,从现在起你管理一班的所有事务,执行班长之责,这件事刚才指导员已经跟于牧、以及你们一班进行了沟通,从现在起,一班的五个人就都交给你了,你带出去几个人,就必须给我完完整整的带回来几个人,明白没有!”

苏秦愣了一下!

他没想到他当班长的速度能这么快!

但他很快就清晰的认识到:这是机会,更是挑战!

他早就隐隐约约给一班的同志透露过他想当班长的想法了,大家都没说什么,但很显然,心中都是有想法的。

其中一部分是以于牧为首的,有点难以接受,但又不敢说什么,毕竟他们的能力摆在那儿,他们想自己当班长,但是能力和手腕都差了一点!

另外一些则是漠不关心,你当不当班长他们无所谓,只要不拖他们的后腿、不妨碍他们就行了!

第三类,则是警惕的观望!他们对于牧其实也不太认同,但对他苏秦,其实也没多大信心!

所以毫无疑问,这一次的行动是机会,也是挑战,干好了,大家就会接受,但要是出现了失误,无论是班里的同志还是领导,都不会再给他任何机会了!

“我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我一定要当班长!”

苏秦轻轻吐了口气,下定决心,随后,嗖的一下,他很快站起,大声回答:“明白!”

连长点了点头:“那你说说,关于这次任务你有什么意见,或者是建议。”

“连长,我们需要更确切的情报,凶手到底是什么背景,有没有受过专业训练,是否携带枪支弹药,如果携带,数量是多少,分别是什么,是否带有干粮,是否有同伙接应,是否是本地人,对西山后山的地形地理是否熟悉,这些我们都需要知道。”

连长听了,苦笑一声:“你说的这些公安那边也不知道。他们对嫌疑人进行了比对分析,但目前还没找到相关线索。”

苏秦于是道:“那我建议我们至少应该携带三天的口粮和弹药,而且,必须做好打硬仗的准备!”

他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大比例地图,看见了那些熟悉的等高线、地名,道路以及坐标物,心中越发警惕。

公安和武警都不是吃干饭的,尤其是武警特战小队,那也是特种兵级别的存在,可是他们竟然都折戟沉沙了,这说明什么,这说明那个凶手绝对是兰博级别的存在!

兰博?

苏秦的眉头凝了凝。

好一场硬仗啊!

会议室里的气氛一下凝重无比,空气都不会流动了。

连长环视一圈:“苏秦同志说得没错,这个任务,我们在座的同志都必须引起足够重视。同志们,特警的能力,我想有些同志应该有过深有体会的,是吧?去年的那次比武交流,大家应该印象深刻吧?但他们都无计可施了!”

顿了顿,连长道:“而且,从目前掌握的情报推测,凶手的手中肯定有枪,而且至少是一把零零式步枪,至于子弹,至少十发以上!”

零零式步枪是夏**队的标准装备,2000年正式装配全军,被战士们亲切的成为世纪步枪。

这种枪的威力大,精度高,射速惊人。

是以一听到凶手的手里有这种枪,在场的人,哪怕最大意的,也不敢在小觑这次任务的难度了。

会议的最后,连长环视一圈,认真道:“我要求你们在搜捕的过程中,慎重,慎重,再慎重,不要只是一味的追求速度!”

唰!

大家齐齐抬头看着黄岩。

朝夕相处这么多天,大家都明白连长这句话的深刻含义。

凶手太凶残,而且手中有枪,这次的抓捕——一不小心就会有伤亡,所以连长要求大家首先以安全为重,人抓不到不要紧,但千万别出事!

侦察大队的兵可都是尖兵中的尖兵,任何一个都损失不起。

“大家还有问题吗?”连长最后问了一遍。

“没有。”

“解散!”

苏秦回到排房的时候,大家都差不多准备就绪了。

“这是你的。”于牧把他的东西递了过来。

“谢谢。”苏秦接过,开始快速装备起来,首先穿上防弹背心,然后是战术背心,随后是戴上头盔,之后是检查单兵电台,一切就绪,这才检查枪械,排房里顿时响起咔咔咔的声音。

不一会儿,连长走了进来。

在连长的注视下,一大箱子弹被打开。

各排按要求分发子弹。

每个人四个备用弹夹,步枪上一个待发弹夹,总共五个弹夹全部压满子弹,人手一百五十发5.8毫米步机弹。

“所有弹夹都压满子弹!没有命令,任何人不得开枪!”连长环视一圈,郑重叮嘱。

“明白!”兵们严肃回答。

三分钟后。

嘀——

一声清脆的集合哨音响起。

“集合!”于牧喊了一声,大家于是立即全副武装的冲出了排房,去了操场。

“全体都有,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立正!”

一切就绪,值班员这才转体,跑步,立正,敬礼,向黄岩报告:“报告连长同志!侦察一连集合完毕!应到xx人,实到xx人!请指示!”

“稍息!”

“是!”

值班员跑回值班位:“稍息!”

随后他回到了自己的位置,立定,转体,笔直站好。

“讲一下。”黄岩走到队伍面前,敬礼。

兵们立即呈立正姿态,把身挺直。

“稍息!”

兵们这才呈稍息姿态。

“同志们,我们马上要执行一项实战任务,协助公安和武警的同志搜捕深山里的杀人凶手!详细情况我就不重复了!”

顿了顿,他的声音陡然加大:“老子就一句话,弟兄们要秉承侦察一连的光荣传统,发扬不怕苦不怕死的战斗精神,坚决地把这项重大任务完成!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

“有!!”

“有!!!”

震天的吼声摄人心魂!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