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报告

12

这一天的训练苏秦都不紧不慢的,虽然并没有特别惊艳的表现,但至少态度无比端正,训练非常认真。

但最重要的一点是,在他潜移默化的影响和以及各种方式的刺激下,一班的训练比往日认真了很多。

下午五点三十。

嘀——

一声清脆的哨声响了起来。

“侦察一连,集合!”连长黄岩那特别有穿透力的嗓音破空而来。

接到命令后,于牧大喊一声:“一班,集合。”

正坐在草地上休息、吹牛打屁的一行人立即站起,小跑着来到于牧前面,各就各位,按照次序站好。

“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立正!报数!”

点名完毕,于牧又大喊一声:“向右——转,齐步——走,一二一,一二一。”

直到一班来到了一排的排长面前,站到了规定位置,班代这才大喊道:“立定!向左——转!向右看——齐!向前——看!”

整队完毕,于牧转身,小跑到一排长面前报告点名情况。

一排长整理好了队伍,然后小跑着来到值班员面前报告点名情况。

一切就绪,值班员才小跑着来到连长面前,大声报告道:

“连长同志,侦察一连集合完毕,应到xx人,值班x人,实到xx人,请指示。值班员,三排长杨卫东。”

连长听了,回答道:“入列!”

值班员回答:“是!”

随后,值班员转体,小跑来到指挥位置向侦察一连下达口令:“稍息——”

这之后,值班员跑步入列,自行成稍息姿势。

连长向前走了几步,靠近大家一些,左右环视了一圈,这才道:“讲一下。”

战士们一听,立即呈立正姿态。

连长敬礼,道:“稍息。”

大家才又呈稍息姿势。

连长再次环视一圈,这才开口:“同志们,2008年很快就要结束了,每年的这个时候,我们很多同志都会在心里暗暗地松一口气,年底了嘛,训练可以放松一下了,大家也该喘口气了,训练什么的就算了吧,搞搞队列就可以了,但是——”

连长的声音陡然变大,犹如炸雷一般。

“但是——同志们,我们不是一般的部队,我们是西南军区第十二侦察大队,所以,越是年底,我们的训练越要加强,越是别人松懈的时候,我们的神经就应该越发绷紧!可是通过今天的观察,我发现我们一些同志,思想开始放松了,训练不再那么积极主动了!我这里尤其要点名批评一班。”

顿了顿,待得大家的注意都集中过来,连长这才道:“一班的同志各有特长,文艺才能非常突出,这当然是好事,但是——别忘了我们是侦察连!我们吃饭的家伙,是侦察,而不是跳舞唱歌!你们是侦察班,而不是文艺班!”

唰!

大家的目光顿时齐齐看向了一班。

有的幸灾乐祸,有的恨铁不成钢,也有的,完全漠然,或者是不屑一顾。

苏秦用眼角的余光扫了大家一眼。

于牧低着头,满脸羞愧,其他同志也都满脸涨红。

表面上大家嘻嘻哈哈的,好像对什么都不曾在乎,可是看得出来,只要人还在部队,就没有谁能不在乎荣誉!

只要你们在乎自己的脸面,这就足够了!

至于没有人敢站出来——

你们不敢,但我敢!

苏秦轻轻吐了一口气,然后大喊一声道:“报告——”

唰!

大家的目光循声望去,却发现是一班新来的苏秦。

连长和指导员对视了一眼。

一班的落后一直是连长和指导员的心病。

为此他们两个多次被大队长和政委点名批评,不过,今天中午大队长亲自给他们支招,说是叫他们可以从苏秦身上找找方案。

所以此刻,连长这才故意刺激一班。

以前的时候,哪怕连长的批评比今天严重几个倍,一班的人也只是低着头耷拉着脑袋,没想到,今天苏秦的表现令人意外。

连长心中暗暗兴奋,和指导员对视了一眼,这才看向了苏秦道:“苏秦同志,你有什么想说的?”

苏秦大声道:“报告连长,我们一班的落后只是暂时的,我相信,到十二月,我们一班一定能到达到一连中上水平!”

只是听了这句话后连长不但没有表现出开心的神色,反而恼火的吼了起来:“苏秦同志,你还记得你的身份是什么吗?你是一个军人,懂不懂?军人是什么,一诺千金!军人不是信口开河!既然做不到,就不要承诺!你们一班已经多少次公开承诺会有进步了,可是——你们进步了吗?”

连长才说到这儿,苏秦就又是一声大喊:“报告!”

“说!”

“报告连长同志,我没有信口开河,我是郑重承诺,我们一班的同志没有一个是差的,没有谁比其他同志差,我承认,我们之前的成绩不好,原因在我们,但我保证,从今天起,我们一班一定会认真训练,一个月后,我们一班绝对不会再是倒数!我们一班,是侦察一连的第一班,我们是侦察班,而不是文艺班!”

连长没说话,只是直视着苏秦的眼睛。

今天的这些事是他和指导员精心策划的,但他也没想到苏秦的表现比他预估的要好,而且要好一万倍。

他死死的看着苏秦!

可是他发现苏秦的眼睛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慌乱和不安,相反,那里只有无与伦比的自信!

他又看了看一班的其他同志,他们也都满脸涨红,心中都憋着一股气!

片刻,他大喊一声:“那么——要是你们做不到呢?”

“报告连长同志,如果我们一班做不到,我们任凭处置!”苏秦大声回答。

嗖!

连长猛地把头一扭看向了于牧:“于牧,苏秦说的话能代表你吗?”

于牧早就已经被连长之前的公开点名刺激得满脸涨红了,此刻一听连长质问,把牙一咬,用最大的嗓音吼道:“报告连长,要是我做不到,我任凭连部处分!”

不等连长追问,一班的其他同志便开始了争相表态,首先是李鱼,他大喊一声道:“报告——”

“讲!”连长看向李鱼。

“报告连长,如果我李鱼在今年十二月底的年终考核中还是倒数,我愿意接受任何处分!”

李鱼的话音才落,曲飞也大吼一声:“报告。”

“说!”

“报告连长,如果我曲飞在今年十二月底的年终考核中还是倒数第三,我愿意接受任何处分!”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