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奇葩一班

10

就这样。

苏秦成了西南军区侦查大队的一名侦察兵。

西南军区的侦察大队十分有名,1980年的战争中曾今战功显赫,中外驰名。

苏秦之所以被会军区的侦察大队看上,说起来还真是有些不可思议。

导演部第一次听到苏秦要一个人去执行斩首红军指挥官任务的事,都嗤之以鼻。

斩首之类的任务最起码也应该是侦察兵才能执行的!

更何况演习之初,红蓝双方的斩首和反斩首就一直交叉进行,但谁也没能成功!

可是谁也想不到的是,事情接下来的发展却令人意外。

首先就是苏秦侦察到了红军的导弹营,并成功引导蓝军实行了炮火覆盖!

无论是红军还是蓝军,都把导弹营看成是宝贝疙瘩,所以对于导弹营的安全都无比重视。

更何况这还是薛铭远的导弹营呢。

薛铭远那个人号称老狐狸,蓝军特战大队出动了几次都没能找到他们的踪迹,可是最后竟然是栽在了苏秦这个大头兵的手里!

于是,这件事后,导演部一众军官都不由对苏秦刮目相看了起来。

之后,有意无意,大家都会注意观察一下苏秦又做了一些什么。

非常巧的是,西南军区侦察大队的大队长王亚非也是导演部工作人员中的一员,所以他也看到了苏秦的所作所为。

真的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苏秦的能耐,就是他手底下的那些侦察兵都不一定能够做到!

“这可是宝贝啊!”王亚非的眼睛唰的一下就亮了。

所以,他当机立断地跟首长提出了要求:苏秦这个兵,他们侦察大队要了!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说动了导演部指挥组的一个副组长亲自出面帮他抢人!

也幸好他做足了充分的准备,否则,就薛铭远和张明东那两个家伙的脾气,指定不鸟他。

于是,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苏秦就成了西南军区侦察大队的一名侦察兵。

侦察大队的驻地距离西南第一大市昆华市不算远,才一百多公里的距离,不过驻地十分隐蔽,一般人就算告诉他地址也找不到。

但苏秦并没有跟王副组长直飞侦察大队的驻地,他回原单位收拾了一下,呆了两天,第三天一早这才自己一个人前去报道。

“于牧,这是苏秦,以后他就是你一班的同志了!”

王亚非和侦察一连的连长黄岩亲自把苏秦交给了一排一班的于牧。

“请大队长和连长放心,我们一班一定和苏秦同志亲如兄弟,一起进步!”于牧郑重表态。

待得大队长和连长走远了,于牧这才把苏秦身上的背包拿了下来背在自己身上。

“苏秦,肚子饿吗?要不我先带你去炊事班吃饭,大队长已经跟他们打过招呼了,叫他们专门给你留了饭。”于牧道。

苏秦摇了摇头:“我在路上吃过一些东西了,肚子不饿,还是先回宿舍吧。”

“也好,那我先带你去宿舍和兄弟们认识认识。”

“谢谢班长。”苏秦笑着回答。

“不要叫我班长,我不是班长,我们一班现在没有班长,我嘛......只是连长叫我暂时代理一下。”于牧笑了笑,实诚的道。

没有班长?

苏秦心中一愣。

于牧接着道:“你直接叫我名字于牧就行了,当然,叫我的绰号疙瘩也行。”

疙瘩?

苏秦一愣。

“榆木疙瘩嘛!”于牧挠了挠头,呵呵笑了笑。

于牧话不太多,有点农村老实男人的味道,榆木疙瘩的称号还真是恰如其实。

一路上于牧都给苏秦介绍,这里是什么地方,那里是干什么用的,以后训练在哪儿,等等等等,简明扼要。

不一会儿两个人就来到了宿舍楼。

“我们的宿舍在101,很好找的。”于牧笑着介绍。

苏秦四方看了一眼。

一楼的走廊上光线有点昏暗,一个人也没有,安安静静的,不过仔细看的话就能发现每一个宿舍门口时不时的就有脑袋悄悄探出,仿佛在偷看什么似的。

于牧带着苏秦来到101,不过并没有开门进去,而是抬起手咚咚咚的敲了敲门。

于牧的敲门很是古怪,很有节奏,两短一长,“咚咚、咚——”

像是某种暗号。

部队的宿舍其实是没有锁的,任何人把门一扭一推就可进去,但此刻,于牧却要多此一举,而且敲门声还无比古怪。

所以毫无疑问,接下来的事可能会有些出乎意外。

咯吱。

门从里面打开。

还不等苏秦看清他以后朝夕相处的战友到底是什么样,一阵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就从里面传了出来。

首先是架子鼓的声音,咚咚咚咚嚓——

随后是长号。

然后是吉他、贝斯。

随后飘出一阵男性歌声,有点沙哑,但不是天生,而是故意压着嗓子干吼。

“苏秦

欢迎你

今后是兄弟

在阳光下分享呼吸”

那个沙哑男声如是唱道。

七十分的水准。

饶是苏秦见多识广,也被这匠心独具的欢迎仪式弄了一个不知所措。

虽然大家的演奏和演唱水准不怎么样,顶多就是七十多分的水平,不过看得出来,大家都很投入,都乐在其中,就连班代这个榆木疙瘩也都忍不住一扭一扭的和着节奏。

而且看得出来,大家之前是经过精心准备的,宿舍中央被专门腾空,专用的乐器也被大家从军人俱乐部借了出来。

就凭这份用心,苏秦就很感动。

一首“欢迎你”演奏完毕,宿舍里的六个战友这才把乐器一放,然后一一上来和苏秦握手。

“苏秦同志,你好,我叫王纯,纯洁的小绵羊一只,欢迎你来到我们这个集体,大家以后就是好兄弟了。”

刚才打架子鼓的男子走上前来道。

“苏秦同志你好,我叫李鱼。”

“我叫曲飞。”

“我叫林雨。”

大家一一和苏秦握手。

随后,于牧道:“苏秦,我们一班是不是有点奇葩,不过你别被吓到,其实大家都很好相处的。”

苏秦看人的目光很毒,只一眼就看出来了,一班的这些个同志虽然有些奇葩,但绝对都是好同志,至少很好相处。

所以他悬着的心终于是暗暗落地。

部队跟其他地方不一样,部队讲究的是集体意识,讲究的是团结,所以遇到一些容易相处甚至是有趣的伙伴是一件可遇而不可求的幸事!

“苏秦,你睡这里怎么样?要是你不太习惯上铺,那叫李鱼和你换一下。”于牧指了指窗子前的一个位置道。

“不用换,就上铺吧。”苏秦连忙道。

“班代,把背包给我,我帮苏秦铺床。”曲飞热情的跳到了上铺。

“苏秦,这是我们帮你买的洗漱用具,你看看合不合适,不满意的话我们再去帮你买?”

名字叫做王纯的家伙热情的递过来一套东西。

大家都很热情。

待得安顿得差不多了,名字叫做李鱼的家伙这才一把搂住苏秦,笑嘻嘻的问道:“苏秦,你会弹吉他吗?”

吉他?

苏秦一愣。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班就是一个奇葩班,班里的每一个人都喜欢舞文弄墨,尤其喜欢音乐,所以毫无疑问,如果想用最快的速度和大家打成一片,最好的方法就是让自己也成为一个音乐爱好者。

想到这里,苏秦点了点头:“以前学过几天,会弹一点。”

“真的?那可是太好了,你要是真的能玩吉他,那我们一班也许就可以组建一个乐队了?我们正好还缺一个吉他手。”李鱼一听,眼睛唰的一下就亮了。

“苏秦,来一段。”曲飞迫不及待的提议。

“对对对,苏秦,来一段!”

“来一段!来一段!来一段!”挤在宿舍门口的其他班的战士一起起哄。

“苏秦,给!”于牧把吉他往他怀里一送。

这?

苏秦看了看大家一眼。

此刻,大家都目光灼灼的看着他,眼神里全是期待。

“好吧,那就来一段。”

他也不扭捏了,接过吉他。

刚才的那首歌他其实并不会,以前的那个苏秦就是一个乐盲。

不过那首歌很好听,朗朗上口,而且旋律并不复杂,一遍就能记住,就算是最高水准的演奏他也能手到擒来。

不过一班这几个兵的水平其实不怎么样,大家图的就是一个乐子,所以不能表现太好,否则太打击大家了。

嗯,弹个六十分的水平吧!

苏秦拿起吉他弹了起来。

他其实弹得很一般,不过大家还是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哟,苏秦——原来你还是吉他高手啊!”

“靠!李鱼,苏秦的水平明显甩你几条街啊!你以后要失业了!”

“嘶——这技法——好像只有文工团那些家伙才能玩吧!”

大家的赞誉虽然很高,但显然吹捧的成分很多。

不过,就在这时,李鱼忽然一声惊呼,随后嗖的一下站起,用看外星人一样的眼神看着苏秦:“我艹,苏秦,你怎么这么牛-逼啊?”

“怎么了?”大家都很奇怪。

“我艹!”李鱼狠狠的爆了一句粗口,然后指着苏秦嚷嚷道:“你们都没注意到吗?他刚才弹奏的是我昨晚才写的歌啊?他刚才只听我们唱了一遍,可是就能一气呵成弹出曲来了,而且第一次就有这水准?”

啊?

大家一听,都傻眼了。

只听一遍就能记住全部的旋律,并且能在这么短时间内转化为吉他谱,然后准确的演奏出来?

我日——

这水平!

大师级啊!

大家都目瞪口呆。

苏秦挠了挠头,心中暗暗骂了一句:“艹!”

他还以为这首歌是这个世界的流行歌曲呢!哪儿知道却是李鱼昨晚才写的!

妈的!

一不小心露马脚了!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