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diàn yǐng的危机

47电影的危机

汉斯请陈北冥继续刚才的话题。

陈北冥点了点头,大大方方的继续发表自己的言论。

“从组委会对这一次论坛主题的设置以及众多导演对这一主题的认同这一点上,我就知道大家可能对我们即将面临的一个巨大危机还没有一个清醒的认识。”

陈北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抛出一个结论。

果然,他的话一出,在座的导演就都一愣。

“巨大危机?”

“不可能吧?现在的电影市场不是很好吗?”

“危机?哪儿来的危机啊!”

大多都不以为然。

只有少数几个导演和电影专家、以及汉斯的眉头微微的紧了紧。

陈北冥继续道:“我猜测,现场的很多电影人可能还对网络时代没什么概念吧?”

网络时代?

很多人都一头雾水。

不过也有人点了点头,似乎对陈北冥的担忧深有同感。

“现在的网络发展还不算很好,所以网络对于年轻人的吸引力很多人还没注意到,但是——先生们女士们,但是,网络很快就会爆发式的发展了,一旦那个时代到来,网友们就可以足不出户,坐在家里,戴上耳机,要么和地球上任何一个地方、只要能连上网络的朋友聊天,要么就是可以登录游戏,和自己的好朋友,或者是星球另外一端一个自己从不认识的人一起战斗,先生们,你们觉得是电影的吸引力大呢,还是游戏的吸引力大?更何况,网络上还有不少像游戏和聊天一样吸引人的东西,电影的主要消费群体本来就是青年,现在网络一下分去一大半,大家觉得,电影的黄金时代还会存在吗?”

大家面面相觑。

“真的会有这样的事?”有人半信半疑。

“不太可能吧?网络——难道比电影还更吸引人?”

“危言耸听,这绝对是危言耸听!”有人则不屑一顾。

谁也没有想到,就在这时,汉斯发言了。

“各位,既然说到这儿,那我也补充几句吧,陈真的不是吓唬大家,他的预言真的很快就会成为现实,我就告诉大家一个事,我的外孙,小时候最爱让我带他出去看电影,各种各样的都看,但现在,我就是求他,他都不一定答应,他现在最大的爱好就是坐在电脑前玩游戏,聊天,有时候我也不知道他做的那些事情有什么意义,我觉得他不过就是在网络上点来点去而已,可是他告诉我说,他的网络就是比电影更有吸引力,而且,他还告诉我,这些话不是他一个人说的,而是很多人都这样说,所以我就想,如果有一天,像他们这样的孩子成长成为成年人了,成为了市场的主力消费群体,要是他们依然保持着相同的爱好和习惯,那我们的电影——”

汉斯点到为止,随后就把发言的机会还给了陈北冥。

陈北冥继续道:“但网络对于我们的影响绝不仅仅于此。网络的发展将会产生一大批网民,这些人的文化和消费都跟我们这一代人完全不同,伴随他们产生的会是另外一种全新的电影方式,网络电影。”

网络电影?

大家一头雾水。

陈北冥简明扼要的把网络电影的概念和影响讲了一下,然后话锋一转,又跳向下一个话题。

“网络以及科技的发展还将带给我们一个更加强劲有力的挑战——全球化。”

全球化?

大家都皱了皱眉。

全球化这个词大家并不是第一次听到,但把这个词和电影联系起来却还是第一次。

陈北冥道:“全球化对我们的电影人也有不可小觑的影响,未来,我们的电影,很可能导演是美西人,编剧是沙国人,而投资商则是我们夏国人,至于演员,很可能来自全球各地,而且,为了最大化利润,我们的电影市场也将不再局限于一地,而是得放眼全球。这带来一个什么问题呢?过去我们拍一个电影,很容易就能确定电影的风格和类型,我这个电影是拍给美西人民看的,而且是拍给美西人民里喜欢艺术电影的那一个群体,所以我很容易就把握住了电影观众的需求,我的拍摄和创作也就相对简单,但未来,我们电影要全世界反映,那我的剧本应该怎么创作才能既吸引美西的观众又获得夏国影迷的喜欢?这个问题不容易吧?”

把一个又一个的挑战抛了出来,引起了一众电影人的深思,陈北冥立即话锋一转:“当然,二十一世纪并不只有危机和挑战,对我们电影人而言,也有相当的机遇。”

陈北冥一个人就讲了一个小时。

等他讲完,汉斯的兴致也被激发出来了,他也拿起话筒洋洋洒洒的说了一些,等两个人讲完,这个论坛三分之二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剩余的一些时间,有导演和电影人一个接着一个的向陈北冥提出问题,陈北冥则把他知道的、了解的、总结的一一讲了出来。

于是,按计划,本来应该是各大知名导演和电影专家纷纷发言的一个论坛,莫名其妙的演变成了陈北冥的专题讲座。

但大家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当然,刚开始是有一些人还是多多少少的有些意见的,但很快就没了,毕竟陈北冥讲的很多东西引起了大家的共鸣。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如果电影的危机真的来了,那么作为电影产业里的一员,最应该思考的是怎么样才能活下去、并且获得利润!

而恰好,陈北冥抛出来的很多东西都是相当专业的建议和意见。

因为今天来了很多电影方面的记者,于是,自然而然的,第二天的媒体又被陈北冥霸占了头条。

“一个东方电影导演的忧思——未来的时代还属于电影吗?。”

“二十一世纪是电影的辉煌时代还是没落时代?来自东方的陈做了最为透彻的解读,美西电影节创始人汉斯先生连续三次为他点赞。”

“来自东方的神秘人物——陈,他到底是一个歌手?还是一个创作人?抑或是一个导演?大家也许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但昨天,我们更怀疑他是一个电影研究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