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 《孙子兵法》

667

陈北冥并没有全程参与《强军》宣传片的制作,他帮着大家理出了一个思路、带着大家走上了正轨后就不太管了,只有每一集都剪辑得差不多了,这才参与最后的审核。

他还有别的事。

就在他把《强军》宣传片忙得差不多的时候,叮的一声,系统的声音响了起来。

“最后一个任务:撰写并推广全新军事理论著作《超限战》,成为名副其实的军事专家。”

最后一个任务?

陈北冥一愣。

“其他任务不是不准发布吗?之前偷偷发布,又是禁又是封的,就算是系统也无可奈何,所以这是最后一个任务了。”系统吐槽。

陈北冥理解的点了点头,任务完成,他也就该谢幕了。

不过,很快他就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既然是最后一个任务,既然要发布军事理论著作,为什么不选择《孙子兵法》?”

《孙子兵法》是中国有史以来最经典的军事著作,不但影响了整个中国历史,而且还影响了全世界。

《孙子兵法》是美国西点军校和哈佛商学院高级管理人才培训必读教材,影响松下幸之助、本田宗一郎、盛田昭夫、井深大一生,通用汽车ceo罗杰·史密斯、软银总裁孙正义。

英国空军元帅斯莱瑟曾言:“孙武的思想有惊人之处,把一些词句稍加变换,他的箴言就像是昨天刚写出来的。”

美军总指挥弗兰克斯评价说:孙武,这位中国古代军事思想家的幽灵似乎徘徊在伊-拉-克沙漠上向前推进的每架战争机器的旁边。

日本松下电器创始人松下幸之助说:“《孙子兵法》是天下第一神灵,我们必须顶礼膜拜,认真背诵,灵活运用,公司才能发达。”

美国尼克松写的一本书,《1999不战而胜》,其中就引用了好多有关孙子的语录。

2015年6月,正处于战乱中的乌-克-兰更是将中国的《孙子兵法》翻译成了乌-克-兰语,甚至连国防部官员都在推介这本书,并称要深入研究孙子兵法,让乌-克-兰在战争中取得最后的胜利。

所以陈北冥认为,既然要撰写军事专著,那《孙子兵法》最为合适。

中国有两部军事著作被称为世界十大军事理论经典,其一就是《孙子兵法》,其二是太祖的《论持久战》。

论地位,《孙子兵法》应该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以色列当代战略学者 creveld曾今评价说:所有战争研究著作中,《孙子兵法》最佳,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都只能屈居第二。

所以陈北冥以为系统会下达撰写《孙子兵法》的任务,但没想到是《超限战》。

《超限战》是乔良和王湘穗共同创作的一部军事著作。

乔良,空军政治部创作室副主任,空军指挥学院战略教研室教授,空军少将。王湘穗,退役空军大校,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战略问题研究中心主任,国家航空科学与技术实验室航空发展战略首席科学家。

1999年,《超限战》首次出版,因为其准确预见了9·11事件的发生而引起海内外强烈反响,被《华盛顿邮报》誉为40年来中国人在西方影响最大的一部书,并被西点军校列为学员必读书及美国海军学院正式教材,随后又被写入新版美军作战条令。

这本书在国外有不小的声誉,不过在国内却不太受重视。

忽然,陈北冥心中突突突的跳了起来:“系统,你叫我撰写异界版本的《超限战》,是不是因为这里也有911事件?”

系统没有回答,只是唰的传送过来一堆资料,其中有乔良撰写的《超限战》,有《孙子兵法》,也有这个世界未来几年的全球发展概要。

陈北冥先大概的翻了一下全球发展概要,很快,他心中就突突的跳了起来,这个世界果然也有911,不过系统没有明确这个事件到底会在哪年哪月哪日发生,系统只是一再叮嘱,这个事情必须在7月8日前完成。

很快他就想起了一件事,2000年的7月1日,第二十一届全球军事论坛就在夏国的首都举行,而他也被邀请参加了这个会议。

明白了。

陈北冥一下恍然。

这就是机会,这就是推出《超限战》的大好时机!

《超限战》这本军事专著的主要理论其实也不算难理解,他其实就是是指超越界限或者是限度的战斗或战争。

乔良认为,事物相互区别的前提是界限。但在这个万物相依的世界上,界限只有相对意义。

超限,指的是超越所有被称之为、或是可以理解为界限的东西。不论它属于物质的,精神的或是技术的,乔良认为,对界限的超越就是对方法的超越。

简单的说,所谓的超限战,有两类,第一,不对称战,最极端的例子就是恐怖主义战争,比如911,恐怖分子不需要拥有和美国一样强大的实力才能对美国造成重大打击,恐怖分子只需要制造一些可怕的恐怖活动,只要对美国的安全形势造成重大威胁,这一场战斗就算胜利。

另外一种超限战,就是超出常规战场的战争,比如石油大战,经济贸易大战,金融战,网络战,外交战,宣传战,等等等等。

《超限战》这本著作其实还是非常了不起的,也许他有这样或者那样的不足,但他的的确确是中国第一部在一年时间里连续印刷10次的非文学类书,而且他也是第一部被极其看重知识产权的美国人公开盗版发行的书籍!

“《超限战》是一部名著。美国的情报机构和公众舆论,特别是那些害怕中国和它在世界上发挥的作用的美国人,使这部著作名闻遐迩。”意大利陆军上将米尼评价。

“《超限战》是一部关于现代中国战略思考的特殊文献。一切的变化都来源于战争已经突破了通常的界限。”法国将军米歇尔总结说。

“《超限战》也许不能和克劳塞维茨或孙子所写的东西相比,但它的确论证了一些独创的思想,作为一个展望和引导21世纪战争的创作,它与《大趋势》和《力量的转移》一样,是一个不错的努力。”美国维吉尼亚军事学院教授 i评价道。

可惜,这本书的作用国内并不重视。

想了想,陈北冥做出决定:“好吧,既然有机会,那就让我改变这一切吧,重新给这本《超限战》一个全新的地位,把他应该得到的统统给他!”

时间过得很快,眨眼就是6月30日了,第二十一届全球军事论坛就要开幕了。

6月30号这一天,陈北冥陪同夏国的专家和领导一起接待到会嘉宾。

这个军事论坛原本只是民间一些军事研究员、或者是军事专家的交流,但渐渐的,随着规模和影响的逐渐扩大,论坛的组织大多由官方进行,而且各**方也会派出相关人员参加,到了前几年,更是直接由各**方接管主办。

这一次的论坛,也由夏**方负责,规格相当高,规模很大。

介于这两年夏国在全球军事界渐渐崭露头角——夏国不再像原先一样总是步美西后尘,总是亦步亦趋,而是开始展现一些自己的东西,或者是开始向全球输出一些自己的宝贝,比如理论,或者是军事装备之类——所以今年前来参会的国家很多,几乎全球三分之二的国家都来了,全球发达国家,第二梯队,第三世界,甚至一些第四世界都派来了代表。

陈北冥和邱玉洁是一个接待小组。

“又有一个代表团来了。”

陈北冥和邱玉洁正在闲聊,工作人员用对讲机通知。

“走!”邱玉洁站起,赶紧走了出去。

陈北冥也跟着出去。

这次来的是南印德里代表团和岛国代表团。

他们不知是早就约好一起过来还是只是偶尔碰到,一起过来,双方人员亲热得如同自家兄弟一般。

陈北冥和邱玉洁对望了一眼,都暗暗的撇了撇嘴,不过两个人还是笑容满面的迎了上去。

大家一番热情的寒暄。

“陈,你好,我是德里军事战略研究院的专家安来罗甘-地,这一次真是太荣幸了,竟然得到了你的亲自迎接!”一个德里军事专家伸出手手热情的和陈北冥握了又握。

陈北冥听了,恍然大悟,原来是甘-地家族的人!他也更加热情起来:“安来罗先生,你好。”

双方热情握手。

两个人寒暄了几句,这时,一个岛国研究员走了过来。

“陈,为你介绍一下,这是山本先生,岛国著名军事专家。”安来罗热情介绍。

“山本先生你好。”陈北冥热情的伸出手。

“陈先生,你好。”山本淡淡的回应。

陈北冥看了安来罗一眼,然后又看了山本一眼。

这两个人好像有点不正常啊。

果然,安来罗热情介绍道:“陈,你可能还不太了解山本先生,他在国际军事理论界的名气虽然不大,不过这两年的研究成果却十分卓著,我相信,经过这一次论坛,他的名气一定会如日中天的,我听说他将在这一次的论坛上提出一种全新的军事理论,是吧山本先生?”

山本听了,脸上浮现了一抹笑容,下巴微微扬起,不过语气还是淡淡的:“其实也算不上是全新的军事理论,只不过是把全球的军事理论进行一次升华和总结,当今各国,各有各的军事理论,各有各的理论依据,不过我认为,每种理论都有自己的不足,所以我想做一件为全球军事理论发展有用的事,就是把全球的理论进行归纳和总结,很幸运,这个工作我在上个月恰好完成,所以就想在这一次论坛上和大家分享!”

山本的骄傲之色溢于言表。

安来罗听了,立即附和:“山本先生的这个专著绝对是史无前例的,对于全球军事理论发展绝对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同时我也坚信,山本先生自这一次论坛之后一定能成为全球知名军事专家,就像陈先生一样。”

陈北冥和邱玉洁对望一眼,心中都明白了,这两个家伙一唱一和的,肯定是早有预谋。

军事论坛名义是各个国家专家和研究员之间的交流和切磋,但其实也是一个隐藏的战场,是各国争夺话语权以及主导权的战场。

之前的军事论坛一般都由美西主导,无论是军事装备还是军事理论,美西的专家都会抛出新颖的东西。

其他国家看了听了,一方面惊为天人,眼界大开,但另一方面,发展和研究方向自然也就被美西牵着鼻子走。

这一次,美西那边好像很平静,可是岛国和南印看样子好像很跳啊,好像想搞事情。

岛国这两年大力发展军备,虽然宪法规定他们不能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也不能有正规军,但他们总是打擦边球,总是违规,凭借着优异的性能和低廉的价格,他们渐渐的在国际军火市场上赚了一个盆满钵满,而且也赢得了一定的地位和尊重。

所以如果真的像山本说的一样,他的那个著作真的吸引住了全球的目光,那么毫无疑问的一点是,岛国在全球军界的影响肯定更大。

这是很多国家不愿意看到的,至少,这是夏国所不愿意看到的。

看来他有事情要做了。

陈北冥暗暗的道。

随后,他笑着问:“山本先生,那能先透露一点吗,你这个理论主要有哪些内容?”

山本唇角一勾:“抱歉,陈,这个暂时要保密,如果你有兴趣,我发言的时候欢迎你聆听,到时候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山本和安来罗果然野心勃勃,在开幕前这短短的几个小时里到处宣扬,凡是遇到一个代表队都要跟人家吹嘘一声,说他将在他进行主旨演讲的时候提出一种全新的军事理论。

很多国家的研究员听了,心中都一下期待了起来,私底下,大家都争相议论。

“嗨,听说了吗,岛国的山本将会宣布一种全新的军事理论?”

“他们也跟你们讲了?”

“你早就知道了?”

“早知道了,我们才来就过来说了,还说这种理论必将是全球军事未来的主要指导理论,希望我们到时候一定参加那个会议。”

“那你们说山本说的是真的吗?”

“不知道,军事理论发展至今,一直没有什么太大的进展,岛国应该也搞不出什么新花样吧?”

“这可不好说,岛国这两年时时刻刻谋划军事发展,而且和美西又走得比较近,也许真的搞出了什么新东西呢?”

“要是真的是这样,那岛国可就有点不得了!”

“我看啊,人家早有预谋,就是准备要来抢夏国的风头的!”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各个国家的研究员都在底下议论。

漫长的等待后,终于轮到山本上台演讲了。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我是来自岛国的军事理论研究员山本,这次来参加这个论坛,我给大家带来了一件礼物,这个礼物的名字叫《战争新论》。”

说到这儿,他停止了说话,而是从桌子上拿起一本专著朝大家晃了晃:“就是这本书。”

这时,工作人员立即给每一位参会者发了一本小册子,是山本免费赠送的。

当然,不是全部,不是真正的《战争新论》。

山本手中拿的那本至少五百多页,这还只是第一册,而大家拿到的只有十多页,相当于提纲,就是把山本著作里的内容简明扼要的做一个概述。

山本没有继续发言,而是给大家留了时间。

各个参会人员立即抓住这个时机快速阅读。

陈北冥也发到了一本,打开后,他飞快翻阅起来。

不得不承认,这本书写得很好,他从战争的发生,准备,动员,作战,战后安置,等等等方面入手,一一阐述,详细论证。尤其是对战略和战术的论述,很有创新。

一句话,这很像地球上那本著名的军事著作《战争论》,其理论水平甚至比那本还要高出一点点。

《战争论》的成书时间毕竟太早了,而山本的《战争新论》则近日才写完,他吸收了很多近年的研究成果,尤其是加入了不少高科技装备的作战研究。

所以,老实说,这本书真的有些了不得。

果然,大家翻看了目录之后,顿时就惊为天人,尤其是一些正在进行战争的国家,更是如获至宝一样。

“这真是一本非常了不起的书,虽然我才看到大纲,但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阅读到原著了!”一个国家的部长评价。

“看样子,人类的战争全都在这儿了!”一位将军总结。

“这本书,我们国家的研究员和指挥员必须人手一本!”另外一位将军也道。

大家都对这本书表现出了极大的期待。

看到大家如此反应,站在台上的山本终于露出了非常灿烂的笑容。

随后的演讲,他越发夸夸其谈,越发唾沫横飞,而下面的听众则被他说得两眼放光。

大家都不由自已的想:今后的军事理论研究主阵地看来要转换了,不再是美西,也不可能是夏国,只能是岛国了。

做总结的时候,山本更是得意忘形的道:“军事理论研究一直是一个博大精深的课题,我希望在座的各位专家各位研究员一定不能骄傲自满,一定还要多多努力,尤其是夏国的朋友,你们历史悠久,文化博大精深,而且战争数量和规模都一直位居世界前列,这样的一个大国更应该有一本能够指导人类军事发展的著作。”

大家都点了点头。

夏国其实也有军事专著,但没能达到世界十大经典的水平。

所以山本说这句话算是实话实说,不过这家伙说话的语气太嚣张了,而且,太狂傲,不过更重要的一点是,如果岛**事理论发展真的进入到了世界先进水平,或者是起到了引领作用,那——

那岛国里那些军国主义份子只怕就要更加的蠢蠢欲动了。

所以,陈北冥忽然下定了决心,要打击山本的嚣张气焰。

待得山本发言完毕,大家进入自由讨论环节,陈北冥毫不犹豫的站起来道:“各位专家,各位学者,关于山本先生的这本《战争新论》,我承认,的确写得很好,而且他也花费了不少心血,不过我认为这不过是把古人的一些智慧用现代语言进行翻译和重新包装,进行重新撰写而已,换句话说,这不过是旧瓶装新酒!”

什么?

会场里一百多个专家和学者都瞪圆了眼睛,记者们也多惊呆了。

这本《战争新论》只是把古人的智慧重新编写?

大家呆了好几秒,这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但都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山本也被陈北冥的话吓着了,他呆了十几秒,然后噌的一下站起:“陈,你什么意思?”

“我意思非常明白,你这个著作,翻译得很好!”陈北冥道。

“你——你——你——”山本气得差点吐血。

他辛辛苦苦的研究和创作却被陈北冥称之为翻译?

什么是翻译?这不就是说他只是一个文抄公吗?把过去的古文翻译成现代文,然后加一点新的东西,但不管你加多少新东西,如果真的只是古文新写,那他的《战争新论》绝对就会被其他国家看扁,也再也不会有多少人期待!

这绝对是不能承受之重!

所以他非常愤怒!

然而陈北冥却继续道:“在我国古代早就有一本类似的兵书跟山本先生写的几乎一模一样,甚至连章节的编排都差不多,当然,内容还是有差别的,毕竟我们古代的兵书成书时间太早,很多内容都是从古代的实际情况进行撰写的,而山本先生的著作,所举的例子都是从现代战争案例出发!”

山本听到这里,气得暴跳:“陈北冥,你这是污蔑,你这可是要负法律责任的,这本《战争新论》是我辛辛苦苦十年的研究成果,你凭什么说我只是把古代的著作进行现代编译?”

陈北冥也不废话,打开电脑,连上投影,输入中文在线的网址,在搜索框里输入《孙子兵法》四个字,点击搜索,片刻,页面一闪,一本古代书籍出现在了视野中,陈北冥点击阅读,一边点一边讲解。

“大家看,这是早就上传到我国的中文在线的一部古代著作,作者名字叫孙武,字长卿,是春秋战国时代的齐国人,这个著作的成书时间应该是公元前前年,全书为十三篇。第一篇,《始计篇》,第二篇,《作战篇》,第三篇,《谋攻篇》”

陈北冥先把《孙子兵法》做了一个大概的介绍,随后仔细讲解:“始计第一篇原文是这么说的,孙子曰: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故经之以五事,校之以七计,而索其情。什么意思呢?”

陈北冥一一分析。

最后,他抬起头看着大家:“所以,从这里看,山本先生的那本《战争新论》是不是就是《孙子兵法》的现代翻译?虽然他加入了很多全新的素材,不过整体逻辑和军事思想,其实差别不大。”

大家听了,都目瞪口呆,久久说不出话来。

不知过了多久,轰的一声,会场里就像几十万只蜜蜂一起腾空而起一样。

“陈说的是真的吗?”

“夏国什么时候有这么一本兵书了,没听说过啊!”

“我也没听说过,也许是近几年的考古才发掘出来吧?反正不可能是假的,据我所知,古文可是很难造假的,或者甚至可以说,现在的人根本就造不出来。”

“如果陈说的都是真的,那——那山本的那些观点真的都只不过是孙子兵法的现代体现啊!”

“是啊,我也如此认为,古人的智慧真的太了不起了!几千年前就有这么伟大的著作,夏国人真的太可怕了。”

大家嗡嗡嗡的议论。

这时,陈北冥继续道:“山本先生的著作,真的很了不起,对现代的战争做了一次全面的总结,这本书值得我们很多人仔细阅读,不过要说军事思想,我认为并无太大创新,只不过是孙子兵法的现代翻译!当然,山本先生翻译得很好!”

听到这里,哇的一声,山本直接气得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