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1章 渐冻人症

541渐冻人症

苏杨悄悄打听了一下美军专家组负责人汉森的情况。

还真是不了解不知道,一了解吓一跳。

这家伙是美军有名的鹰派人物,非常强硬,对华非常不友好。

他以前是海军出身,好像还干过舰载机飞行员,不过详细的情况苏杨不是很了解,只能打探到他以前在海军干过,后来才逐步走上了领导岗位,而且一路风生水起。

不过,他的强硬并非是政治理念。

老美的鹰派也分很多类型的,一种是因为比较流行鹰派,以这个姿态面世容易赢得选票和其他,另外一种则是某些利益团体的代言人,那些利益团体需要强硬,比如军火公司什么的,当然,还有另外一种类型,那就是发自骨子里的强硬,他们非常清醒,所以非常明白一点,我们迟早有一天要成为他们最为强大的对手,而且,至少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可能要把他们踩在脚下,作为一群有理想有抱负的人,自然就想早早把我们干掉,这些人才是鹰派的核心,不过,老实说,这样的人并不多,大多数的人都是从现实利益出发这才鹰起来的。

苏杨分析了一番,发现这个汉森应该是属于一个利益集团——主要是他的家族的代言人的这种情况,为他的家族企业发声的那种,并非天生的鹰派。

从这一点上来说,只要能让汉森服软,卫勤项目的合作就有可能达成。

但是要怎么才能让汉森服软呢?

要怎么样才能把汉森收拾得一点儿脾气也没有,乖乖听话!

唯一的方法,就是把他从病魔中拯救出来!

这一点,系统的任务也证实了其可行性,但是到底是什么样的疾病能让系统给出极难的救治等级呢?

肯定是疑难杂症,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但世界上的疑难杂症太多了,到底是哪一种?

苏杨一时之间也没有多少头绪。

不过,为了完成任务,他跟领导做了一个申请,那就是希望陪同汉森,陪着他参观,这并非什么大事,而且汉森来了,也有要去总院的卫勤基地看一看的想法,所以苏杨很快就达成了目标。

这一日,汉森完成了其他地方的交流,开始进入这一次任务的最后一个环节,去总院的卫勤基地参观访问,做完这一个,他们就该给出最后的结论了,到底要不要和我方进行合作。

谈判到了最为关键的一刻。

这一天的访问,苏杨作为随行人员一起陪同。

刚一见到汉森,苏杨就一眨不眨地看着对方,想从对方身上发现点什么端倪,以便早早地做好救治准备,可惜,他并不能发现什么,他只能根据自己的经验看到一些普通的毛病,比如腰肌劳损了,腰椎增生了,等等等等,这些东西也是疾病,但却不至于让系统定性为极难救治的等级。

他不敢用系统诊断,因为启动系统诊断是要大量经验的,既然汉森的医治非常困难,那么,他肯定要做多次试验性治疗,肯定需要很多系统经验,所以,能省一点是一点。

汉森一副挑刺的模样,才到卫勤基地看了一眼,当即就道:“你们的训练标准实在太落后了,跟我们差距太大,短期内根本无法弥合,依我看,我们想要合作,难度很大。”

总院的院长李秋林一听,急忙扭头示意苏杨,他希望苏杨赶紧上来解释两句。

苏杨其实就在一旁,见了院长的暗示,这才连忙走了出来。

但他还未说话,正往前走的汉森就一下停住了脚步,眉头也一下皱了起来,脸上还现出了一点淡淡的痛苦之色。

苏杨观察力十分敏锐,当即心中一跳:“发病了!这家伙发病了!”

“汉森将军,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苏杨急忙询问。

“没事!没事!老毛病了!”汉森嘴硬道,他往前看了看,发现前面不远处有一个休息的地方,于是就想往那儿过去,他抬起腿,但似乎......一条腿不那么灵活了,走路的样子有些怪怪的。

此时,汉森有病的痕迹已经非常明显了,至少在苏杨这样级别的医生看来,他的症状已经很明显了,不过,哪怕他的症状已经很明显,但苏杨依然看不出他有什么疑难杂症的迹象。

从种种的迹象判断,汉森应该是颈椎病之类引起的行动障碍,颈椎病毕竟是飞行员的职业病嘛。

果然,当有人询问汉森怎么了,汉森回答:“没事,老问题了,颈椎病,让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总院的院长李秋林急忙道:“汉森先生,要不我先带你去我们医院做一个检查和治疗。”

汉森摆了摆手:“不用,我带着医生的,他很快就过来,我这是老问题了,没什么大不了。”

一行人跟着汉森朝休息室走去之际,苏杨暗暗启动了系统诊断。

系统诊断只能用一次,现在,是时候了。

“叮——患者为肌萎缩侧索硬化症!”

听到这个声音,苏杨被吓了一大跳!

饶是他见多识广,这一刻也被吓着了!

肌萎缩侧索硬化?

这?

这怎么可能?

肌萎缩侧索硬化,ALS!

其实就是我们说的渐冻人症!

之前让这种罕见病走进大众视野的,一个是已逝的物理学家霍金,另一个是风靡全球的冰桶挑战。

当今最著名的物理学家之一——史蒂芬?霍金已经永远离开了我们,享年76岁。

霍金与肌萎缩侧索硬化(ALS)顽强对抗了55年,这种可怕的疾病也因他而走进人们视野,被更多人所熟知。

另外,美国漫画家、“海绵宝宝”的创造者史蒂芬?海伦伯格也被诊断出罹患渐冻人症(肌萎缩侧索硬化,ALS),此后病发,在南加州的家中去世。

2014年,为ALS患者募捐的“冰桶挑战”火遍全球。冰桶挑战,全称为“ALS冰桶挑战赛”,它的规则是要求参与者在网络上发布自己被冰水浇遍全身的视频,然后便可以点名3个人来应战,被邀请者如果不应战,就选择为对抗“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捐出100美元。这个活动旨在让人们了解,并体会被称为“渐冻人”的罕见病人,同时为ALS筹款,以及呼吁社会关注。

肌萎缩侧索硬化(ALS),是运动神经元病中最常见的类型,一般中老年发病多见,主要累及大脑皮质锥体细胞、锥体束、脑干运动神经元及脊髓前角细胞,临床上兼有上和(或)下运动神经元受累表现,生存期通常2~4年。

ALS的发病率约为1.5~2.7/10万人,约90%的ALS病例为散发性,5%~10%为遗传性。

迄今为止,ALS尚无法治愈,但有些治疗方法可以改善患者生活质量,减缓疾病进展,延长生存期。

一般对ALS患者进行个体化治疗,其目的是最大程度的降低发病率并改善生活质量。

看到系统诊断后,苏杨傻眼了!

妈的!

渐冻人症!

这一次竟然是渐冻人症!

怪不得是极难救治的等级,这个病,当今医学界都没什么办法啊,他——

他行吗?

第一次,苏杨对自己有了怀疑,不再有信心!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