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8章 三个患者,三种疗法

538三个患者,三种疗法

苏杨先给患者做了瞬时强电针的治疗,之后,他接着给患者做腰椎侧扳法。

患者取侧卧位,健侧下肢伸直,患侧下肢髋膝关节屈曲在上,苏杨一手推按住患者肩前部,另一手按抵住髂翼部,先将其腰部前后反复缓缓摇动使肌肉充分放松,然后双手协同发力将腰椎运动至“扳机点”,再以瞬时、反向的爆发力使腰椎旋转幅度再扩大5°~10°。

左右两侧各操作一遍。

以上治疗中,瞬时强电针与腰椎侧扳法隔天治疗1次,1周治疗2次;常规针刺加电针每天1次,1周治疗4次。

治疗2周后进行疗效评价。

这一次,苏杨采用麻木视觉模拟评分(VAS),患者观看临床调查表中的标尺及标尺下的评分标准,说出目前麻木的程度,由他记录患者自觉麻木程度的数值。

0分:无麻木,1~3分:轻度麻木,4~6分:中度麻木,7~10分:重度麻木。

麻木VAS评分改善率=[(治疗前评分-治疗后评分)÷治疗前评分]×100%。

痊愈:治疗后下肢麻木感消失,麻木VAS评分改善率≥80%;好转:治疗后下肢麻木感明显减轻,80%>麻木VAS评分改善率≥50%;无效:治疗后下肢麻木感减轻不明显或未见改变,麻木VAS评分改善率<50%。

经过治疗,患者痊愈,改善率大于百分之九十。

换句话说,苏杨的诊断和治疗再次有效。

好!

非常好!

苏杨从系统空间里出来,很快就给患者做了治疗,当然,他首先给患者介绍了他的疗法。

听了苏杨的介绍,之前的那个患者和现在的这个患者,以及暂时还未做治疗的那个患者,都一头雾水。

杨老问:“医生,我们都是下肢麻木啊,为什么他的治疗和我的不一样?”

苏杨笑着解释:“你们的症状是一样的,但病因不一样,杨老,你是因为由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引起下肢麻木,黄老则是因为腰椎间盘突出引发的下肢麻木,病因不一样,治疗也就不同了!”

“哦——”两个老人恍然大悟。

接下来,苏杨给第三个老人做诊断和治疗。

一样的程序,依然是先看病历。

经过仔细研判,苏杨认为,患者依然是因为腰椎间盘突出引发了下肢麻木。

换句话说,黄老和赵老,都是因为腰椎间盘突出引发了下肢麻木。

但是治疗方法应该是一样的吗?

苏杨有些拿不准了!

这就是医生的难处所在了,这也是所谓的中医和西医的区别所在,都是一样的病因,都是一样的症状,但治疗方法......

如果按照现代医学的治疗理念,那自然也是应该一样的,因为病因,症状,都一样,所以治疗也应该一样,因为现代医学走的是标准化流程,只要诊断一样,治疗也应该一样,但中医不同,中医讲究的是因人而异,哪怕诊断一样,但因为人不同,治疗也应该有所区别。

如果是换了一个医生,此时大多都会采取一样的治疗方法,这样的话,一旦效果不好,医生的声誉就会受到影响!

还好!

还好苏杨有系统,他可以试验性治疗。

苏杨先采用了瞬时强电针结合腰椎侧扳法治疗患者的下肢麻木。

但很遗憾,效果出现了差异。

之前,他用这个方法治疗黄老,已经达到了痊愈的效果,VAS评分大于90分,可是同样的方法来治疗赵老后,效果大打折扣,VAS评分只有68分。

这样的疗效,实话实说,换一个人的话应该还是不错了,但苏杨却觉得不好,如果疗效不是非常确定而且非常高,那样会影响他的声望,会让他的神医之名大打折扣。

对,必须换另外一个方法。

苏杨想了好一会儿,这才想出了另外一种方法,针刺腰部夹脊穴配合太溪、涌泉穴治疗。

首先是药物治疗:口服辉瑞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塞来昔布胶囊,200mg/次,每天l次。第二种药物是沈阳万隆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甲钴胺片,0.5mg/次,1日3次。

其次,给予患者腰部推拿疗法。

不过,关键的关键,在于给予患者加用针刺治疗。

针刺选取患侧夹脊穴、太溪、涌泉。先使用75%的酒精棉球对针刺部位及手指进行常规消毒;然后选取不诱钢毫针1.5寸及和3寸两种(华佗牌),进针采用夹持进针法,其中环跳穴进针约2.5寸左右,余所有穴位进针约1.2寸左右;

进针后要求患者要有酸、麻、胀、痛等其中一种或多种针感,然后使用平补平泻手法,维持患者针感,每次每穴Imin。

另外,在针刺环跳穴时,进针角度上要求针尖需向着外生植器位置的方向;

最后再接上由上海高新医疗器械公司生产的G6805-II型的针刺仪,腰部选穴可考虑1次选取同侧的1对夹脊穴为1组,同时选取环跳和阳陵泉为1组,每日1次,每次治疗持续时间为30min。

系统的试验性治疗证明,这个方法效果非常好,VAS评分高于95分。

苏杨大喜,立即退出系统空间给予了患者治疗。

经过初次治疗后,患者状态大为改善,感觉非常良好,当场就要求苏杨继续负责接下来的治疗。

三个患者,三种不同的治疗方法,尤其是后面两个,都是腰椎间盘突出引发的下肢麻木,可是治疗方法却大为不同,这一幕震住了三个患者,也震住了疗养院的院长。

当治疗结束,院长握住苏杨的手道:“苏主任,我现在是真的确定了,你的医术真的非常高超,所以,我们想聘请你当我们院的健康顾问,可以吗?平时不要你做什么,只有我们的保健医生遇到了疑难问题的时候,再来麻烦你。”

其实何军之前就强烈向他推荐苏杨了,但他不敢确定,所以这才故意选了这么三个特别的患者来考验一下苏杨,此时,他再无疑虑,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苏杨签下来。

生怕苏杨不答应似的,他接着又道:“我们这里的工作其实并不算很重,而且,在这里工作还有一个好处,你的人脉会越来越好,刚才你也看到了,我们这里很多人以前都在重要岗位工作,现在他们虽然退休了,但影响力还是在的。”

苏杨自然答应了下来。

有了这里的打底,以后,他的保健组工作肯定就越来越容易开展了。

从疗养院出来,苏杨接到了何军的电话:“苏杨,首长对昨天的治疗非常满意,他想跟你约下次的治疗了。”

“好的。我随叫随到!”苏杨急忙回答。

何军笑了笑,压低嗓音说道:“我看首长有聘请你当保健医生的想法了,所以,你要好好加油,后面好好表现!”

苏杨一怔,随后连忙点了点头:“谢谢何主任,我一定会努力的!”

至此,苏杨的保健组工作,终于算是踏上了正轨,开始有声有色了起来。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