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 成功了

530成功了

苏杨立即联系了张桐,张桐听了,大喜,无比的兴奋,他当即一口答应了下来,这件事他亲自处理。

这家伙的办事效率果然很高,第二天一大早,那个专家就来了,他直接接到了一个上级部门下发的通知,所以他不敢大意,立即放下手中的工作就赶了过来。

这件事要是通过私人关系联系,肯定就没这么好的效果了!

那个教授叫薛贵,六十多岁左右,头发有些花白了,不过双眼炯炯有神,走路也虎虎生风,很有精神。

“薛老,你好,我是苏杨。”

“你就是苏杨?”

“对,我就是苏杨!”

“你好你好!”

苏杨和薛贵连忙握了握手。

简单寒暄了几句,苏杨就直奔主题道:“薛老,是这样的。我们正在研究的一个项目里需要这样一个大分子。”

苏杨一五一十把那些东西一一说了出来。

薛贵听了并没什么反应,只是道:“是什么分子,我看看!”

苏杨立即把之前用软件打印出来的分子结构示意图递给了薛贵。

薛贵不疾不徐地从包里拿出老花镜,正要戴上,眼角的余光忽然就瞥到了那一个分子结构示意图。

嗯?

他瞳孔一缩,愣了一下。

很快,他三下五除二把老花镜戴上,迫不及待地就拿起那张纸看了起来。

“这是......这是.....不对!不对!这不是酮类!应该是醌类物质......也不是醌类......”

薛贵一边看一边嘀嘀咕咕,但他说了些什么,大家却都不太明白。

过了三十多秒钟左右的时间,薛贵把老花镜一摘,抬起头盯着苏杨:“这是谁搞出来的?”

“我!”

“怎么搞出来的?”

苏杨只得又把他编好的那一套谎言再说了一遍。

薛贵听了,愣了愣,回过神后,他忍不住拍了苏杨一巴掌:“你小子......天才啊!真是天才!”

天才?

在场的一群人都瞪大了眼睛,不明所以。

“薛老?”苏杨也很是不解,于是连忙询问。

薛贵重新戴上老花镜,他用手指着那张纸上的那个分子结构示意图道:“这是一种新型分子,据我所知,之前没有人合成过,也没有人发现过,也没有任何的相关报道......”

薛贵抬起头看了大家一眼,发现大家都愣愣的,于是笑了笑:“哦,是了,你们都不是搞化学的,很多东西都不是太了解,这么跟你们说吧,这个分子,是两种分子环化之后的产物,但我们现在的化学家,一般都不会有把这两种分子合在一起的想法,所以,这是天才之举,非常有创意,如果这种分子真的合成了,那么,势必将开创一种全新种类的分子。”

薛贵滔滔不绝地说了一大通。

不过,这些都不是苏杨所关心的,他最关心的问题只有一个,能不能合成?

“薛老,那......这种分子能合成出来吗?”苏杨直截了当地问。

“啊?”薛贵一下不会说话了,沉吟了好一会儿,他这才道:“从理论上来说应该是有合成的可能的,可是......”

他欲言又止。

苏杨直接道:“薛老,你看这样行不行,现在,我们有一个人工智能系统,他能模拟各种情况,你现在帮我们设计一种或者几种可能的合成方案,我们先让软件模拟一下,如果模拟成功,我们再做实验证实!”

薛贵呆了呆,回过神后,他点了点头:“好,那我先设计几套方案......我刚才想了一下,如果要合成这种分子,应该有三套方案......”

他一边说就一边写了起来。

苏杨朝杨钰看了一眼,其实不用他吩咐,杨钰早就已经抬着笔记本电脑走过来了!

“薛老,你慢一点,我记一下。”

有了薛贵的加入,整个研究工作的速度一下就快了起来。

薛贵设计方案,李云和杨明一起探讨,方案确定了,然后交给杨钰,让他用人工智能进行合成模拟。

这个工作量非常巨大,要是一般的软件,可能要模拟几个月才会有结果,不过,杨钰团队设计的这个人工智能非常厉害,一般三天就能有结果,而且,随着模拟次数的增加,随着人工智能的不断进化,模拟越来越准确,越来越迅捷。

但第一种方案失败了,模拟结果显示,无法合成。

于是立即开展了第二种方案的研究。

但还是失败。

一个星期后,薛老重新设计了第三种合成方案。

这个方案足足运算了一个星期才有结果。

结果令人鼓舞,合成成功。

于是,薛贵立即带着他的团队开展了合成实验。

这个实验做了一个星期,结果让人振奋,真的合成出那种分子了,而且,他的结构非常稳定。

于是,下一步的工作立即展开,一方面,薛贵带着他的团队加班加点,加大相关分子物质的合成力度,另一方面,李军和杨明一起开始研究新配方,不过这个工作就简单多了,苏杨已经基本搞清楚了新配方的组成,他把配方交给李云,让他和杨明再重新调试一下就可以了。

之后,动物实验立即展开。

实验非常成功,模拟治疗的效果非常优秀,红瓶白瓶配合使用,效果惊人,无论是大动脉出血还是脏器出血基本都能很快搞定。

所以,接下来就可开展下一步的相关工作了,人体试验。

苏杨正在有条不紊地组织着相关工作之际,张桐来了,他还带来了一个人。

“苏杨,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副局长王明同志!”张桐介绍。

“王局,你好!”苏杨急忙伸出手。

不过他有些疑惑,张桐带这个人来是什么意思。

不等张桐解释,王明自己就介绍了起来:“张院长昨天专门找到了我们,跟我们说起了你们的事,说你们这里正在做一个战伤止血喷雾剂的研究,已经有成果了。

我们局里的领导都觉得这将是一个非常重大的突破,无论是对医学还是对国家对军队都将有非常重大的影响,这么重大的突破,国家应该在专利申请方面给予支持,所以,从今天起,我们专利局的同志会和你们一起工作。”

苏杨听得一愣一愣的,这都还什么都不是呢,就开始申请专利的工作,是不是太早了?

王明笑着道:“苏主任,其实也不早,专利的申请是一个复杂而漫长的工作,需要准备很多材料,而且也有自己特殊的要求,等你们全部工作都做完了再来申请,会很麻烦,但如果现在就开始按照我们的要求收集和留存材料,后期工作会很容易。”

苏杨听了,点了点头。

这样也好。

反正他搞出来的这个喷雾止血剂肯定是没有问题的,那可是系统产品,所以,其他工作越早开展起来自然是越好。

有了这么多人的支持,相关的工作进展,很快加速。

半年以后,喷雾止血剂正式通过了相关部门的验收,开始投入生产。

从此,无论是医院的急救抢救还是战场上的急救,情况都变了,大出血不再是死亡的关键因素。

我军的战场急救,也因为这个东西的发明和使用,一下跃居世界前列水平!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