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 肠系膜上动脉综合征

524肠系膜上动脉综合征

苏杨无意间听到了厌食症这个词,心中顿时不由一动,他受到了启发,想到了很多可能。

当然,他并不是就此认为患者有可能出现厌食症,而是猜测患者可能出现一种和厌食症病情有些相似的病症。

这种病,医学上叫肠系膜上动脉综合征,英文缩写**AS。

肠系膜上动脉迫综合征,于一百余年前由国外学者首先提出。

又名wikie综合征、十二指肠淤滞征、良性十二指肠淤滞征、铸造综合征与慢性十二指肠溃疡性肠梗阻等。

医学上认为,由于屈氏韧带过短、肠系膜上动脉起点低位,以及肠系膜上动脉与腹主动脉夹角过小,导致十二指肠水平部受压而引起十二指肠近端梗阻。

正常情况下,肠系膜上动脉与腹主动脉夹角内有脂肪垫支撑,保持十二指肠水平段夹在其中不受压迫。

由于烧伤后分解代谢旺盛,机体的营养储备大量消耗,患者极度消瘦,短期内出现严重的营养不良,后腹膜脂肪过少,十二指肠与肠系膜上动脉之间的脂肪垫因脂肪丧失而变薄,使肠系膜上动脉与腹主动脉夹角变小,导致**AS。

烧伤合并**AS在临床上很少见,其发病率不足1%。

如果严重烧伤合并**AS患者不能得到及时有效的救治,会导致多脏器功能不全综合征,威胁到患者的生命。

一句话,这种病并不常见,但一旦出现,就会要人小命。

苏杨其实对这种病并不是很了解,因为他并非消化科医生,也并非烧伤科主任,这种病一般不属于他的诊疗范畴,不过,自他开始准备进入保健组以后,他就开始有意识地了解并研究疑难杂症了。

保健组里的专家成员大多都是五十多岁六十岁左右,虽然并不都是年富力强,但无论是体力还是精力,都基本还勉强保持在比较高的水平,在这方面,苏杨比其他人有一定优势,但实话实说,并不是特别突出。

而且,保健组的专家们也并不需要在这方面多么优秀,他们更多的是诊断,确诊以后,具体的治疗一般都可以交由其他医生完成,所以,比这方面的话苏杨没有任何优势。

那么,在其他专业领域呢,苏杨又有什么优势呢?

答案是也没有。

他不管怎么厉害,他都只是半路出家,而且只是依靠系统一路成长,他就像一颗被揠苗助长得无比严重的大树,虽然也很高了,但粗壮程度跟那些老专家完全没得比,在专业领域,苏杨也没任何优势。

那么,他苏杨靠什么在保健组里立足呢?

思来想去,他觉得他只能在疑难杂症上下功夫了!

他只能专攻疑难杂症!

疑难杂症之所以叫疑难杂症,就是因为他比较少见,所以,哪怕是六十多岁的老专家,在各个领域都是顶尖的存在,哪怕在医学领域里摸爬滚打了几十年,那些疑难杂症他们也不见得就见了多少,也不见得就有多少经验,在这一点上,他们和苏杨是完全一样的,站在同一个起点上。

换句话说,遇到了一个罕见疾病,那些老专家也会懵-逼,也会不知所措,因为他们也没有经验!

苏杨当然也没有经验!

但他有系统啊!

他可以在系统空间里进行试验性治疗,马上就可以获得足够的经验。

所以,经过慎重研究,最后,他决定了,他的主攻方向就是疑难杂症。

因此,从那以后,他就开始有意识地收集和研究世界各地的疑难杂症,至少,他要求自己要做到听说过这种病,而且也大概知道这种病发作时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病情。

恰好,肠系膜上动脉综合征,**AS,这种病他就看到过。

当然,也仅仅只是知道这个名字,了解这种病发病时的大概病情,更多的东西他其实也就不知道了。

此时,他只是知道肠系膜上动脉综合征,**AS,这种病会在重度烧伤患者中罕见出现,而且出现时的情况与厌食症多少有些类似。

但到底是不是呢,苏杨其实也没有太大的把握!

好在他有系统,所以,他立即进入系统空间,开始了试验性治疗。

他先让系统构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实验体,之后,他让实验体在系统空间里自然培养。

培养过程完全模拟当前的治疗,即一直靠自行进食,未进行肠内、肠外营养支持治疗。

患者的体形本来并不算消瘦。

但随着入院时间的增长,身形渐渐消瘦了起来。

不过这个情况显然并不会引起医生的足够重视,大家都会本能地以为,患者受了那么严重的伤,肯定是会变瘦的,没有人会想到这很可能是肠系膜上动脉综合征即将发作的前兆。

继续治疗三十天后!

患者严重消瘦!

起先出现和厌食症一样的情况,不想吃东西,看见就恶心,强迫吃进去后会反胃,呕吐。

又过了几日,情况急转直下,患者进食后腹胀、伴频繁喷射性呕吐!

不是一般的呕吐,而是喷射性的,吃进去东西后直接喷出来,十分可怕!

呕吐物中含有胆汁,呕吐后腹胀减轻,无腹泻。

查体,体温正常,腹部可见胃型膨隆,脐下腹平软、无压痛,肠鸣音弱。

按急性胃炎给予禁食水、补液、卧于翻身床上但不翻身等治疗2天,但效果不显。

予床边胃镜检查,见胃黏膜充血糜烂,十二指肠球部形态正常,球降结合部外压性成角,肠腔狭窄,内镜无法通过。

结合症状考虑为肠系膜上动脉压迫综合征。

予胃肠减压,禁食水,侧卧位,症状逐渐缓解,2天后开始进食无不适,后经加强肠内、肠外营养支持及更换体位护理措施,半月后平卧位进食后无腹胀呕吐等不适。

后期进行残余创面清创植皮及下床功能锻炼,于伤后86天痊愈。

试验性治疗取得成功。

至此,苏杨确定,患者肯定会出现肠系膜上动脉综合征,只不过在现实中具体会什么时候出现,出现的情况有多重,还不太确定,如果及时干预,有可能会杜绝,但如果不及时干预,情况有可能会比试验性治疗的还要严重。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