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气管狭窄

519气管狭窄

记者会很简短,没一会儿就结束了。

苏杨迅速回到了急诊科。

此时,患者已经被转移到了烧伤科,接由烧伤科主任华俊负责。

按理,到了此时,也就没苏杨什么事了,之后的救治最多就是人家叫会诊了,他去看一眼。

但这个患者有些特殊,一是病情比较复杂,之前苏杨在系统空间里搞试验性治疗的时候,出现了很多意外情况,病情非常凶险,几次都差点死亡,当然,重度烧伤患者经常出现这样的情况,所以,作为一名有责任有仁心的医生,就算那不是自己的病人了,也是会很关心的;第二,烧伤其实也是战伤的一种,在战场上,烧伤,爆震伤,都是比较常见的战伤,所以苏杨也有加大对这种疾病研究的想法,因此,这个重伤患者他也想跟进;第三点,这个伤者认识他,两个人之前还说过话,苏杨也是一个重感情的人的,人家那么尊敬他,那么,当对方出了问题,他也应该尽自己的力量去帮助别人。

他正坐在椅子上想着这个患者的事情时,脑海里叮的一声响起。

【系统任务:救治重度烧伤的救火英雄,助起康复出院。

任务难度:极难。

任务奖励:三百万系统经验,喷雾型止血剂,植皮抗菌药物——可预支。】

看到这个任务,苏杨皱起了眉头。

这个任务的奖励非常丰厚,但与之对应的,应该就是患者的救治难度非常之高,系统也说了,这个患者的救治难度是极难。

这样的难度,在这之前,苏杨都是没有遇到过的。

极难!

极难!

极难!!!

苏杨的脸上渐渐失去了暖意,只剩下一片冰寒。

不过,好在这一次任务系统给了特别的奖励,植皮抗菌药物,而且可以提前预支。

烧伤中,尤其是重度烧伤,最麻烦的就是植皮阶段了,所以如果能得到系统给的药物支持,难度肯定会有所降低。

这是唯一令苏杨轻松一点的事情。

过得片刻,他站了起来,正要出门,忽然看见曹葭从门前走过。

“曹葭!”苏杨叫住了她。

“老板。”曹葭停住脚步,转身走了进去。

“这一段时间我可能都会呆在烧伤科,所以,这边的事你要管起来。”

“我?”曹葭被吓了一大跳。

她现在虽然是住院总,但因为苏杨,很多事情她都形成了依赖,有什么问题都问苏杨,实话实说,独当一面的情况她还真的没有面对过,所以此刻一听,顿时紧张。

看她这副表情,苏杨就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没错,自己总不能什么事都管着了,该放手的还是要放手,对曹葭他们,也应该像对李云他们一样,小事情基本都让她们自己处理了,自己尽量不要插手,除非遇到了大病或者十分凶险的病情,否则,都丢给她们去处理,不经历风雨,看不见彩虹,要是自己一味挡在她们身前,她们是成长不了的。

想到这儿,苏杨认真道:“我现在的精力主要放在了那个烧伤患者身上,所以这边的事你全权负责,当然了,有什么问题可以找我,另外,我也会跟另外几个副主任和护士长做一下交代。”

曹葭听了,虽然有些紧张,不过最后还是点头答应了。

苏杨穿上白服,径直去了一趟烧伤科,他想先去看一眼患者。

刚到烧伤科的时候,就见烧伤科主任华俊正在办公室里安排他的手下:“从现在起,二十四小时都要有人守在患者旁边,所有人取消休假,除非重大情况,否则一律不准请假,各位,这是一场非常严酷的战斗,这是一场不是生就是死的战斗,我们不能掉以轻心,不能轻敌,不可大意,而且,大家要做好长期作战至少一个月的准备,明白没有?”

“明白!”

“好了,就先说到这儿吧,大家先散了。”

哗啦。

一群人走出了办公室。

待得所有人散了,苏杨这才走了进去。

看见苏杨进来,华俊朝苏杨笑了一笑:“刚才的事,谢谢你了!”

“不客气。”苏杨说道。

从现在起,他和华俊也算是战友了,从现在起,两个人要和病魔一起并肩作战了。

“患者情况怎么样了?”苏杨问道。

华俊摇了摇头,脸色很是不好:“很严重。”

苏杨瞳孔一缩。

“很严重的意思就是说,你翻遍所有的文献和教材,最后发现,关于这个病情,大家只有一个共识——这种情况很严重。”

听了华俊的话,苏杨愣了一下,旋即哑然失笑起来。

他在华俊面前坐了下来,说道:“我过来这里主要是想告诉你,一定要小心气管狭窄。”

“气管狭窄?”华俊听了,眉头一紧,脸上的淡淡笑意一下消失不见。

“对。”苏杨点了点头:“患者是瘢痕体质。”

瘢痕体质?

华俊听了,大吃一惊。

苏杨点了点头。

之前,他做了一次试验性治疗。

伤后第3天行手术削痂。

术后连续8天行机械通气,其间采用气囊测压仪对气管导管气囊进行监测,使气囊压力维持在1.96~2.94kPa,且每6小时气囊放气10分钟。

堵管1天后于伤后第17天拔除气管导管。

患者气管切口愈合过程中,每隔3天行1次痰微生物培养,根据药物敏感试验结果选用敏感抗生素;

使用胃肠动力药物预防胃食管反流;

尽量规范护理吸痰。

后经2次植皮手术,患者全身创面基本愈合,但愈合处形成瘢痕并开始增生。

伤后第73天,患者出现咳嗽症状,服用止咳药物无明显缓解。

伤后第75天,行颈部CT检查示C7水平气管近端左前壁局部管壁增厚,立即予以雾化吸入解痉处理6天。

伤后第81天,患者出现喘憋、吸气性呼吸困难,检查示三凹征明显,急行纤维支气管镜检查,结果示气管上段重度肉芽组织增生、管腔重度狭窄,肉芽组织增生平面以下检查难以进行。

拟行气管内支架植入术失败,患者呼吸困难逐步加重,脉搏血氧饱和度下降,再次于狭窄下方切开气管,置入金属气管套管。

伤后第87天,于支气管镜下手术切除增生组织,取肉芽组织送病理学检查,结果为炎性肉芽组织。

伤后第92天,为防止气管再度增生狭窄而影响呼吸,患者带金属套管。

伤后第108天,患者自感无明显不适,纤维支气管镜检查示原增生处肉芽组织再度增生,以高频电刀切除大部分肉芽组织并进行冷冻治疗。

1周后纤维支气管镜复查无明显肉芽组织增生。

对于重度烧伤伴或不伴吸入性损伤的患者,为了预防或解除其呼吸道梗阻或者建立机械通气人工气道,常需行气管切开术,而气管狭窄是术后并发症之一,严重者可危及生命。

气管切开时软骨环的切开可造成气管前壁软组织在拔除气管套管后陷入气管,形成狭窄;

气管切开后不规范的吸痰操作,亦可造成气管内黏膜损伤形成肉芽而堵塞气管;

长时间的机械通气造成气管导管尤其是气囊对气管壁的长期压迫,其中高压力的气囊或过大的低压力气囊对气管壁黏膜的直接压力破坏作用,造成气管壁黏膜受损,局部血流下降甚至中断,进而使气管壁黏膜坏死、脱落,并在后期愈合过程中形成肉芽肿,导致创伤性瘢痕的形成,从而致气管狭窄或闭塞。

另外,胃食管反流、呼吸道反复感染、有糖尿病病史,特别是瘢痕体质,均是气管切开术后气管狭窄及闭塞的重要影响因素。

所以,苏杨必须提醒华俊注意这个问题,尽量规范术后护理,减轻、甚至杜绝气管狭窄的发生。

8)